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太陽雨

那個人對著鏡子照了又照,一再確認臉上早已完美的微薄淡妝,毫無摺痕的衣擺拉了上千次只有更加整齊,頭髮梳了又抓、抓了又梳,就是怕哪裡會有那麼一點差錯。 鏡子都快爛了。她無奈地想。 「別試了,這樣就好。」她輕說,小心翼翼似地拉開綁到了一半的絲帶,對方黑色的髮散開反照出比絲還光滑的澤感。 鏡子裡那人的臉蛋就算有著緊張依然可愛,「這樣好嗎?這樣……」妳看、妳看,平常的自信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她看著那人一臉淡淡憂心。 「很漂亮啊。」撫過那對自己來說其實已經找不到形容詞的細髮,她看著鏡子裡的影像輕語,然後終於在那上頭找到一點放鬆。「漂亮極了。」 那個人拉著群擺看,「白色會不會比較好?還是淺藍色?」淡淡的粉橘不好嗎?她輕輕拉起那個人的手,免得下擺都快被扯出皺了。 「這樣的顏色很適合喔,這樣的顏色很溫暖。」就像妳一樣。這句她悄悄藏了起來,沒讓任何人聽見。 「會喜歡嗎……會喜歡嗎?」那個人的輕喃聽起來是這麼的讓人憐惜,她微微環住那纖細的肩膀輕拍,卻不敢讓對方在自己懷裡安定。 這麼讓人喜愛的一個人呢。她讓那人看進鏡子,指著自己多想用雙唇輕觸的容顏,「妳看,怎麼會不喜歡呢?」她看著鏡子裡為自己綻出的微笑,雖然還是帶了那麼點不安。 梳妝臺前瓶瓶罐罐,房裡的音響正輕哼柔軟樂曲,床上那一件件交疊的衣服是她陪著挑了一整個上午的,由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的稱讚堆砌出來,是不是因此變得毫無意義與價值。 空氣中飄著淡淡香水味,她沒告訴那人其實她聞了只是胸悶。 「他一定會很喜歡的。」她微笑,只敢對鏡裡的倒影鼓勵,害怕親眼看見那人眼底的笑意。看吧,其實她是個既膽小又淚線發達的傢伙。 看了看時間,剛剛好只剩下十幾分鐘,從這裡慢慢走下去,也許剛剛好就目送眼前這個人上了別人的車,又或許自己還能被揮個手道別,預祝他們今天整日玩得開心。 「怎麼了?」察覺到對方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她沒抱任何期待地問,知道不會有什麼轉機。 對方搖頭,墨亮髮絲輕輕飄晃,蕩出她一陣無法自拔,好想吻上那髮、那眼、那容顏。「妳才是怎麼了?看起來這麼沒精神……累了、不舒服嗎?」那人些許擔憂地想觸碰她。 她不著痕跡地攔截了,那朝向自己伸來卻不是挽救的手。「怎麼會?大概是看妳看傻了。」她笑說得好胡鬧,沒告訴對方那是因為自己在哭,心裡在淌淚般地下著雨,但今天天氣卻太好。 「別又逗我。」她看著那人露出一抹羞赧,接下來卻又轉回視線到那鏡裡,「還是夾個髮夾,怎麼樣?」不久前送那人的生日禮物現在遞向了自己,她其實並不想,但接過。 「都好。」輕撥開一側瀏海,她替那人上了夾,總覺得此刻的氣氛就好像古時替人在昏黃燭光上髮簪那樣。也許是動作太過輕柔的關係,她想。自己遇到這個人總是會不自覺地輕柔起來。 「謝謝。」作以回報的笑容太過期待,她只好自傷著收下。 「看,沒有我妳怎麼辦。」重新確認了一次所有行頭,她除了完美之外找不到缺點,於是說時帶著那樣的自滿與無奈。 「一定很糟糕吧,所以不能沒有妳啊。」這樣的笑語太殘忍,她沒有說話只是微笑,想藉此僵硬自己的表情。 她知道那個人早就沒有了自己,這個事實沒有其他任何人了解,但她太清楚,她們看似好像在一起,其實隔得很遠很遠。 她們擁有全世界最遠的距離。 「也差不多時間該下去了,去嗎?」拉起那人的手,她刻意修飾了原本不是這樣的問句,卻知道得到的結果一定不會改變,沒人會聽得懂她這樣的過於含蓄。 「嗯,走吧。」妳看,果然。 嗯,走吧。在心裡重複了一次,其實只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思考的餘音繚繞,她跟她往外走出房門,那扇通往外界的門有點遠,她感受到了這段路對自己來說的崎嶇。 她沒說,但清楚知道那個人一定會讓自己陪著下去,已經是習慣了,跟著、保護著、照顧著,像氫氣一樣的存在,不被需要、也不被不需要,只是就在那裡,來來去去,太多。 太多。 「我們別等電梯,走點路好不好?」時間還夠。她拉住那人的衣角,她不敢用力,深怕被自己弄出皺了,問句其實就如同這樣的動作一般不扎實。 但是對方卻勾起她的手,「嗯。」 樓梯一階又一階,時間好像隨著步伐變得好慢,跟著樓梯一起沒了盡頭,她想這時自己也許應該說些什麼,只是這樣的氣氛讓她想起了褪色照片裡的木造房子,老舊得溫馨。 如果是跟這個人一起。她感覺著勾著的手,只能這麼空虛地模擬。 走著走著就快到了,時間比想像的還長些,她有點感到後悔。也許不該這麼提議的,她想,擔心著身旁的人不知道會不會腳痠了 。 「他也許到了吧……」拉出自己所害怕的、那人卻應該有興趣的話題,想引起些氣氛的流動。 「吶……」身邊的人出聲喚她,「一直,有件事情沒跟妳說。」 「什麼事?」快到一樓了,她暗自在心裡算著距離,想著自己有多少時間細細聽身旁這人要說的話。 「那個『他』──……」踏下。 到了。 感覺到身旁的人鬆開了自己的手,緩緩踏出樓梯間,陽光終於毫無遮掩地照了她一身,旁邊的那個人雀躍地往前跑去,而她站定了腳步,因為陽光蒸發了心裡的雨霧了她視線。 在一片霧靄中,她看見那個人投入『她』的懷中。 原來是她。突然有份不知是了然還是悔恨又或是無奈,她看著那個人表情有著擔憂卻蓋不過幸福地徹悟。 怎麼可以讓那個人擔心,怎麼可以。「好好玩吧。」於是她說,微笑著,看那人終於了無牽掛地對自己揮手上車,然後離去。 站在原地看著車子尾燈消失,她抬起頭看看天空。奇怪,太陽明明很大。 像是要證明這是對的,手機響了起來。 望著藍天白雲接起電話,仰著的脖子有點痠,「我正忙著。」她說,想著自己不認識的、開車的那個人喜歡的顏色,是不是就是晴朗天空的淺藍色? 『……在忙什麼?』是好友的聲音。 將視線移回水平,蹲下的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忙著聽雨聲。」閉上眼才聽得清楚,她說。看吧、看吧,其實她並不在意。 那個人不知道她喜歡橘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