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那一秒

『Tan妳看這個。』那天那人拿著一條閃亮在自己面前晃蕩,因為那反光實在太刺眼了,於是我只好放棄手中的雜誌,接著意識到對自己來說真正亮眼的應該是眼前這個人才對。『很漂亮對不對?』 『Aya chan我正在找妳的專訪欸……這什麼?』從一片目眩中回神,我幾乎變成撒嬌的埋怨著,卻不自覺端詳起那人手中的一條鍊,透明晶亮,從來沒看過的設計。 『手鍊啊,Tan喜歡嗎?』她問,我闔上已經無心看下去的雜誌,反正裡面的照片再怎麼樣也比不上眼前真實的這一個,那些問題用看的更不如親耳聽見,更何況答案我早就都知道了。 『嗯,很好看啊。』被眼前這讓人無法不喜愛的人感染,我笑著回答。其實不管是什麼我都會這麼說吧?雖然這的確是很好看呢。 『上面掛著的有翅膀喔,還有Aya的A跟Mikitan的M……』她指著那條手鍊上的幾個鍊墜解說,漂亮的手指一個一個輕觸,她專注地看著那鍊,我則專注地看著她。『好了~』我隨著這麼一聲愉悅拿回注意力。 咦?我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戴上自己手腕的鍊子,透明的鍊與墜被陽光點燃,在手上好像燒了一圈似的。 『嗯~Tan戴很好看喔。』她上身後退了些,半瞇起會讓人忘記自己的那雙眼端詳著,笑的弧度在她臉上比任何人都還適合,我不禁笑了。 『咦──怎麼是Miki戴?』雖然不怎麼介意,但還是對此感到疑惑,我一直以為是她要戴的,這麼秀氣而且精緻的東西。 『戴著Aya的A不好嗎?給我戴著!』雙手交叉好像生氣似的,但在講完後又自己忍不住,靠著我笑了出來,而我忍不住順手擁住,就像以往那樣。 也罷,至少這不是什麼粉紅色的東西,而且只要Aya chan開心就好了。刺眼亮光不斷閃進眼中時,我這麼想,沒在意我漏掉的、晶鍊套上的那一秒。 但突然有一天,她走了。 也許並不是突然,事後回想在這樣的事情發生之前早就有些預兆了,而我一直都沒有發現,我一直都誤解了那些表現,太過自信不會發生什麼事,太過相信自己,太過安心。 但即使早發現預兆了也還是太突然,這樣的事情不管什麼時候發生都一樣,永遠太突然、太嚇人。 那個我以為屬於我的那個她走了,只留下一條代表我們的鍊。 即使我以為屬於我的她不屬於我,但我堅持屬於她的我依然屬於她。 於是我守著那條鍊,開始把這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 坐在窗邊,我在陽光下檢視腕上的手鍊,輕輕點著一個又一個的鍊墜,就像第一次看到那天那人的動作,確認每一個都還是那樣清透,耀亮得幾乎要燙人。我小心翼翼地看著,任雙眼被刺傷。 「Mikitty,今天的例行檢查結果如何?」特地撥空來的Gocchin坐在旁邊椅子上,看不出來是不是百無聊賴地問。 「嗯……就跟昨天一樣。」確認了沒有刮痕、沒有損傷,小心地擦掉沾上的指紋後,我依然注視著那過於銳利的光芒,遲遲不捨移開視線。 「是嗎……那就好。」專屬於Gocchin的平穩音調傳來,我卻比較喜歡以前總能聽見的那抹輕快。 自從那時候開始,Yossi、Gocchin和Reina她們就輪班似地幾乎天天跑來我家,Gocchin常常什麼也沒做的就待上快半天,偶爾帶點糧食來消磨時間,Yossi那傢伙則是都抓著我不放,拼命說些有的沒的的事情,就算不回應還是講得很起勁,Reina倒是比較像來這裡看電視的,順便寫功課。 『我不會做出什麼事,妳們不必天天來。』曾經皺著眉對吵個不停的Yossi這麼保證,她們在擔心什麼我很清楚,但那種事情根本一點也不需要操心,我現在不還是活得好好的? 『就是看妳太平靜,知道妳不會做什麼我們才來的,反正妳這笨蛋不會懂的啦,繼續擦妳的鍊子吧。』而那傢伙用著終於正經些了的表情這麼回答,我的確是搞不懂她們到底在想什麼沒錯,所以最後索性隨便她們。 反正對我來說這些都沒有差別。 「Mikitty?」Gocchin的聲音。 「幹嘛?」我隨口回應。從戴上的那一天之後,就研究了很久這手鍊的材質,但一直不確定這到底是水晶還是玻璃,畢竟自己不可能捨得刮刮看。總之是透明的、易碎的,只能確定是這樣。 「那條鍊子……妳到底在看什麼?」這是Gocchin來這裡後第一次問起有關手鍊的事,其他時候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幾乎都在發呆。 Gocchin走到了身邊,也看起了這條在很亮的環境中會好像消失一樣的首飾。那上頭反射的太陽光依然刺眼,但我還是找不回看著那人時會感覺到的那種光芒,除了一眼刺痛外什麼也沒找回來。 「喏,妳看。」在一小段沉默之後我說,手輕撥起兩個墜飾,白光閃爍,「是Aya chan的A和Miki的M。」 Gocchin沒有說話。 小心地擦掉剛剛碰上的痕跡,其他鍊墜在動作的時候互相碰觸,響出一陣沒有音律的樂聲。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碰撞聲響偶爾會讓我想起那個人的歌聲,一定是因為有Aya chan的A在裡頭的關係吧? 「這樣戴著好嗎?」隔了好一陣子,Gocchin才又開口這麼問。 「戴著Aya chan的A有什麼不好?」皺起眉,我不解的問,「『給我戴著!』是被這樣說的。」想起當時的情境,我禁不住嘴角泛起的笑意。 「Mikitty妳多久沒去工作了?」Gocchin突然扳過我肩膀,一臉嚴肅地問,口氣聽起來莫名其妙的嚴重。 「Gocchin妳問這作啥?」斂起笑意,心底好像揚起一陣類似不滿卻又不太一樣的情緒,我穩住自己回問,僅僅皺了眉撥開肩膀上的手而已,一陣清脆聲響又傳來。 「妳有多久沒跟其他人連絡了?Mikitty,妳知道今天是幾月幾號嗎?」越來越急促的話語,Gocchin一臉焦急與氣憤,而我搞不懂這些問題到底重要在哪裡,究竟有什麼關係? 「今天不是八月十七?」我挑了挑眉回答,心裡對這樣的態度感到不快,然後在同一刻看見Gocchin的眼神變得沉重,裡頭有著難以理解的情緒。 「現在已經十一月了,Mikitty。」她說。 我沒說話。 「現在已經十一月底了,快要十二月了。」Gocchin又說,還是那樣的眼神,那樣的語氣。 「這有什麼差別?」我不悅地反駁,面對那樣指控一樣的話語,「只不過是晚了幾天罷──」 「不只是幾天,是兩個多月……妳的時間到哪裡去了,Mikity?」Gocchin打斷我快結束的話,這是第一次。「這段時間妳沒有去工作,也不跟其他人連絡,甚至幾乎不出門,夠了吧?」 「那些事情都無所謂!」握緊了拳,被撩撥起的那股情緒在竄動,我握緊了拳忍著怒氣,帶著濃濃警告意味地說,「那些根本都不重要,Gocchin,日期或什麼的,那些對我來說都不重要!」 比起那些,Aya chan不是更重要嗎? 「Mikitty──」 「出去!」我垂下視線低吼,無法抑止自己的情感。手鍊在視線的一角中繼續反射著過利的光。 一聲嘆息與腳步聲傳入耳中,然後是開門的聲音。「妳根本不知道那條手鍊為什麼要那樣存在著。」Gocchin最後的話隨著關門聲一起響起,在我還來不及怒視就消散。 情緒在沸騰,那個我不知道到底是憤怒還是什麼的情緒,從水中冒出的泡泡開始慢慢轉變成無法克制的波動,這是打從那天開始就根本沒出現過的情緒,把這一段時間以來的平靜全都摧毀。 緊咬的牙關發出刺耳的摩擦聲,可以感覺到自己在顫抖,因為那不知名的感覺,那是不管怎麼握緊雙拳都忍不住了的程度。 這是不得不失控的時刻。 「我當然不知道啊、我當然不知道!」對著已經沒有其他人的空間大喊,手一揮就掃落桌上好久沒動過的物品、擺設,那些東西全散落一地,甚至碎裂。「我怎麼可能會知道?!」視線漸漸模糊了起來。 「她什麼也沒說啊,她什麼也沒說就走掉了啊!」無法克制的大聲嘶吼,好像這樣就可以叫回些什麼,「這些是什麼意思我根本就不知道、根本就不懂!可是我還能怎麼辦?!」臉上的潮濕幾乎讓我以為屋裡開始下雨。 嘶吼間,更多東西墜落、摔下,撞擊聲一聲大過一聲,即使知道那是對自己有多重要的東西、即使記得那是什麼時候兩個人一起用過的東西,全部、全部都無法忍受地推開。 第一次體認到自己口中講出的是事實,即使再怎麼樣否認、怎樣拒絕都停止不了的真相,不管多大的謊言都已經遮蓋不住。 「我還能怎麼辦?!那個她、那個Aya chan已經不在這裡了啊──!」亂吼著、任憑眼淚流著,情緒什麼也不管地一次完全爆發。 這瞬間才了解到心裡揚盪的根本不是憤怒,而是心傷,沒有底線的悲傷。一聲太過細微的碎裂響音突然讓我變得無聲。 不遠處地板上躺著一片熟悉卻陌生的碎,透明而閃亮。 手鍊呢?手鍊在哪?我顫抖著的視線幾乎看不向自己那個已經空蕩的手腕。 「Aya chan的A……」幾乎是跌坐在那攤碎光之前,一塊又一塊的透明變得更刺眼了,然而終於稍微冷靜下來的我卻連一個字母也找不到,什麼也找不到,不管找了多少次都一樣。 為什麼要用這個材質呢,Aya chan?為什麼要用這麼脆弱易碎的材料呢?為什麼不是銀、不是繩、不是其他任何、任何,為什麼,偏偏是這樣的東西…… 淚水掉下在一堆銳利中,硬的透明與軟的透明碎在一起。 我想起那個人將手鍊套在自己身上的那一秒,那個自己錯過,而在之後卻變得太重要的一秒,那個我凝視著她,而她注視著手鍊的剎那。這是個鎖,我突然莫名體認。 這是個鎖。 一定是這樣吧?Aya chan,一定是這樣吧……? 「如果這是鎖……」我的手輕輕撫上,掌心傳來理所當然的刺痛,「為什麼要挑這麼容易壞掉的呢……」一陣莫名的笑意捲著悲傷侵來,我皺起眉頭卻依然忍不住上揚的弧度。 我看著眼前的透明一如它還是手鍊時、一如那個人還在我面前時……『還。』我在心裡默唸,好像在這一刻就這樣了解了什麼。而那閃著白光刺人的透明,在偶然一閃的暈黃後,慢慢褪變成黯淡中的幾點銀亮。 『還。』而我無法停止自己縈繞在這個字上的思緒,依然找不到Aya chan的A,我突然想起那個她口中的,那個Mikitan的M,自己也找不到了,消失在這一片之中。 眼睛突然好痛、好痛,我抬起頭,外面也許已經是清晨。 那個A、那個M、那些我好珍惜的妳喜歡的透明碎片,一定是都掉進眼睛裡了,不然我的眼睛怎麼這麼痛? 但是我好想笑。欸,Aya chan,Miki真的好想笑。 『喀嚓』的,門打開,Yossi探了頭進來,看到房裡一片混亂的景象後猛吸了口氣,而我真的快忍不住心中的笑意。 「妳家在整修喔?」Yossi一臉欲言又止的問,這真的是非常差勁的安慰法,但其實我根本不需要安慰啊,Yossi。 「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Aya chan呢。」我說。 Yossi皺眉,「但──」 「看,手鍊碎了。」我捧起那些碎片,堵住Yossi可能想說的任何話。 而她的表情在看見我臉上的微笑後變得不解與狐疑,接著又好像看見什麼恐怖畫面一般,著急地跑了出去打電話給Gocchin,聲音太大了,即使門關上裡面也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無所謂,笨蛋不會了解。我看著手中一掬碎焰。 欸,Aya chan,Miki知道了喔,因為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所以才刻意這麼做。那個A、那個M、那些碎片,都不是真正的禮物。 鎖碎了。 我又錯過了的、解開死結的那一秒,才是Aya chan想送的。 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