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因為路邊那隻貓《三》

涼爽的晚風吹拂,沒雲的夜空有著星子閃爍,半月在天邊一角散發著柔和得恰好的光芒,街上除了路燈之外沒有別人,連車子都像是知道什麼似的沒出現在這條路上,整個環境像是刻意營造般靜謐。 「今晚很舒服呢……」後藤仰頭看了看難得有亮點的天空,一邊用眼角瞄著身旁的女孩也像自己一樣的動作。 「嗯,是啊。」輕聲回答,微風吹過女孩髮梢,適度地給予了女孩的微笑容顏一點縹緲的浪漫感。「Nacci很喜歡星星呢。」 好氣氛,這是大好的機會!表面上看不出來的後藤在心中握拳高叫、快樂的吶喊,雖然她自己也不太清楚這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好機會。 於是後藤內心的疑惑從不知道問題到底是什麼的『我可以這樣做嗎?』轉變成『我真的要做嗎?』,接著又蛻變成『我能做什麼?』,最後在某個瞬間被理智沖回成『不對,我到底想做什麼?!』。 後藤果然是個理智的人,沒做是對的……不對、我到底打算做出什麼?! 此時雖然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來的後藤,正值年少輕狂的二十歲,目前被突如其來的浪漫氣氛搞得無法進入狀況,也或著應該說是太進入狀況了一點。 此時內心正一片混亂的後藤,耳邊突然響起某友人略為輕浮的嗓音,撥放著自己可能曾經聽過的話語:『唉,妳這小子真的很鈍,這時候當然是要先聊天,想盡辦法搏取好感──如果可以的話當然連電話也順便取得但是我看妳這傢伙大概不太可能──總之看好時機,一口氣突破啊!』 突破什麼啊……?算了,總之聊天就對了吧?完全沒考慮到吉澤給的建議目的為何的後藤,終於從一團混沌中找到一個結論──反正就是要說話就是了! 聽說人類彼此的腦波會造成影響,甚而牽引出日常生活所謂的巧合、預兆,或是心電感應之類的事情發生。 所以就在後藤正要開口時,卻突然有人的行動電話響了,這不管是就小說劇情還是日常生活的可能性來說,都算是個很普通的事情,雖然這個插曲讓原本就不知道在緊張什麼的後藤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只見女孩掏出手機來,臉色卻在看見螢幕上顯示的來電者時候露出了相當為難的表情,真要形容的話,就像是偷吃掉整個蛋糕的小孩,在遭到質問時被發現嘴角有奶油一樣。 接下來後藤終於了解到世界上有些人的想法她永遠也猜不透。 「Gocchin……幫我接電話,好嗎?」很熟練地開始用起了她的暱稱,女孩將手上正大剌剌響著音樂的手機遞了過去,一臉讓人難以拒絕的懇求表情。 「喔、好。」看著對方的表情再加上那語調,不知道是第幾次無法拒絕的後藤乖乖接過了電話──反正這次她也不想拒絕──然後按下通話鍵。 還沒湊上耳邊呢,電話那頭就傳來說好聽點是很有活力、說難聽點就是很吵的聲音,『Nacci!妳把事情全部丟給我又偷跑到哪裡去了?!我看見椅子上有貓食,妳不要又瞞著我去路邊撿一大堆有的沒的回來,聽到沒有?!快點回來幫忙──!』 「啊!對喔,Nacci穿了鞋就忘記拿……唉,真是笨……」好像因為這轟然巨響而突然想起來自己忘了帶東西的女孩,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自語道。 「沒關係,下次再拿來就好了啊。」後藤趕緊安慰,溫柔的笑著的同時正在心裡感謝家裡那隻被自己冷落的小貓。我會買最高級的貓食給你的,請繼續留在我家吧。 而好像因為聽見兩人對話的關係,後藤手中的手機突然安靜了一下,緊接著冒出威脅性十足的聲音,『Nacci妳又打算叫別人幫妳接電話了對不對?!都幾歲人了,自己接!』 孩子似地扁了扁嘴,後藤看著女孩一臉不情願,卻依然可愛地將電話拿回去湊上耳邊,然後悶悶地開口,「矢口……」 『我忙不過來了啦,妳快點回來幫忙!』那頭的聲音大得連後藤都聽得見,她看著女孩縮了縮肩膀,雖然很想拍拍對方安慰一下,不過隨即又想到自己實在沒什麼立場做這件事,只好乖乖地繼續呆站著。 「咦──?好啦、好啦……Nacci知道了啦……」一臉失落地掛上了電話,然後只見女孩平舉起左手來像是要做什麼似地,卻又改變主意放下,然後抬起視線,接觸到女孩眼神的後藤趕緊微笑。 「怎麼了?」雖然這是廢話,但後藤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只好這麼問,同時一邊在心裡哀怨著為什麼吉澤的口才不分自己一點就好了。 「唔……因為有事情所以要先走了……。」女孩側頭想了一下,然後很專注地看向她,「我改天……還可以來這裡看小貓嗎?會不會很麻煩?」 「不會、不會,當然可以……。」後藤深怕無法清楚表達似地點著頭,不知道為什麼停頓了一下,然後像是要鼓起勇氣一樣地深吸了口氣,「Na、nacci什麼時候都可以來!」 女孩看著她笑了,「那、要等我喔?」 「喔,好……。」後藤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地露出個傻笑,然後看著女孩對她大大地揮著手說再見……咦?她剛剛是不是看到有人跌倒?原本在揮動的手僵了一下,後藤汗顏地想著,望著那模糊在遠處的身影。 最後輕笑了幾聲,後藤露出了個『真是沒辦法。』的表情,滿懷著愉悅的心情往街上走去。 「後藤真希小姐……今天心情很好嘛,哼?」那幾個人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這麼地邊說著邊靠近。 好事發生完後通常就是壞事,隔天上了從早到晚都沒跟好友一起修的課後,放學要牽車時,從來都沒有惹過誰、也沒被誰惹過的後藤,今天是二十年來首次被圍堵。約略學過一點防身術的她當然不怎麼害怕,但畢竟這是第一次,所以後藤其實也挺疑惑這時候到底應該怎麼做。 我該求救嗎?還是要開打呢?難不成……後藤應該要逃跑嗎? 完全沒有自覺自己正處於什麼情況下的後藤,很認真地思考著這樣的問題,不確定到底應該怎麼做,於是她只好很配合地隨著眼前這三人的逼近,慢慢地後退,一直到背靠上學校的圍牆。 最後,在已經無法後退的情況下,她終於做出了決定。 「Mikitty、Yossi和田中……妳們真的開始當起不良少女了?」後藤挑了挑眉,看著眼前這三個演起不良份子來特別像的好友和學妹。 隨著眼前三人突然停下的動作,好一陣沉默就這樣經過,最後再也受不了的吉澤首先打破這個僵局。 翻了翻白眼,吉澤沒好氣地指著身旁的藤本,「才不是!是這隻笨老虎從早上就陰沉到現在啦,為了安慰『牠』所以只好這樣看能不能有個好結果,讓這傢伙高興一點。」 「Reina根本是被逼的……」一臉不高興地說著,田中想生氣卻又無處發洩的說。一下課就被拉來參與這什麼怪事情,更糟糕的是Eri還一臉興奮與期待地叫她參加,她怎麼可能拒絕嘛!好吧……雖然她本來也就有點小怨氣……。 「我做了什麼嗎?」後藤滿臉不解地問。她可不記得自己最近做了什麼對不起這三個人──尤其是Mikitty──的事情,她今天甚至沒有跟Ayaya說到話……,說到這,今天好像都沒看到Ayaya? 「Gocchin……我的燒肉呢……?」藤本像是聽到關鍵字似的,一把抓住她的肩膀,臉上寫著滿滿哀怨地看著她,口氣已經從平常大家都習慣了的怒氣進化成飄滿鬼火的陰冷,「Miki昨天的燒肉晚餐到哪裡去了……Miki的aya chan到哪去了啊啊啊……」 這、這是怎麼回事? 後藤一臉錯愕地看向其他兩人,只見田中一臉略帶輕視,受不了地看著她身上的藤本,而吉澤則是一臉無奈地聳聳肩,用著唇語無聲地對她說:『就是這樣,我還陪她翹了一整天的課。』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後藤同樣無聲地問回去,盡量讓自己忽略藤本目前聽起來像鬼一樣怨氣十足的問句。 吉澤思考了一下,拽起藤本的衣服後領將人從後藤身上拉起,然後一把推向田中身上,差點讓兩人跌成一團,「小田中妳幫忙照顧一下這隻。」 「怎麼又是我──笨蛋妳不要掛在我身上很重耶!」田中一臉不服地抱怨,卻被目前失神狀況的藤本搞得措手不及。 趁這個時候,吉澤不管奮鬥中後輩的意願,直接把後藤往旁邊拉去,一直到只能看見兩個人影這樣的安全距離才停下。 「Mikitty怎麼了?」後藤又問了一次。 「其實我也不知道確切情況……但妳不覺得怪怪的嗎?」吉澤難得正經,雙手環胸語調平淡地說,看著目前幾公尺前簡直像是在纏鬥的兩個人影。 「哪裡怪?」後藤問,不過又覺得自己這麼問有點不合理,畢竟好友現在看起來沒有一個地方是不怪的,尤其那還是藤本美貴,『那個』赫赫有名的『藤本美貴』耶!? 「Gocchin……我拜託妳也認真想想看,現在是放學時間吧?但卻只有那個傢伙一個人、『一個人』在這裡而已。」吉澤耐下心來解釋,即使相處了這麼久自認早就已經習慣,卻還是幾乎快要無法忍受好友的遲鈍。 「……Ayaya呢?」大概了解好友的線索,後藤依著回問,一邊在心裡慶幸讓某人變成現在這樣子的元兇主要並不是自己,畢竟『抱歉,昨天要買燒肉的費用全被後藤拿去買貓食了』這樣的話,她實在是說不出口。 「拜託,我哪會知道?」吉澤挑眉,顯然對於這不具有任何建設性的問句略有不滿。但反正她也從來沒從這好友身上得過什麼好建議,後藤不怎麼在乎地想。「平常都是直接找Mikitty就能找到人的。」 「這樣的話,後藤也想不到什麼辦法。」她理所當然地回答,然後看了看右手腕上的表,「我得走了,Mikitty的事情明天再說。」講話速度變成平常的一點五倍,後藤留下還沒來得及答話的友人,然後發揮社團練出的瞬間爆發力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她真的不是不關心朋友,但是時間已經快來不及了。當她聽見吉澤和田中在身後傳來的模糊聲音時這麼在心裡辯駁,不過反過來想想,平常她都是擔當受害者的角色,那今天這種情況也其實也還不算過分,後藤這麼想著,覺得本來有些罪惡感的心裡一陣舒坦。 騎著車回家,還是那已經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了的路線,週遭景物理所當然也沒有改變,後藤瞇起雙眼迎著也跟以往相同的風,總覺得最近天氣特別好,而且身邊不斷經過的街景好像比平日還要讓人親近。 外套口袋的手機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震動著,她索性探了手進去看也沒看的就直接關機。等將注意力重新拉回的時候,後藤已經可以看見自己住的地方了,她連忙仔細看了看四周,確認了那附近沒有熟悉的人影。 「會記得嗎……」她喃喃自語地停好了車,踏著略帶遲疑的步伐走進公寓裡等電梯,一路上不忘回頭確認還沒有看到人影。叮的一聲,電梯到了,後藤不知道為什麼遲疑了一下,才踏進那小小的空間。 「喵~」打開門後,迎接後藤的是態度不怎麼熱絡的小貓,琥珀色的雙眼清亮地盯著她,裡面雖然沒什麼敵意,卻也沒有什麼善意就是,後藤對此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 她走到陽台看了看空無一人的樓下,然後才轉頭過來對那小貓進行溝通,「你的態度真的很差。」她走到廚房,從櫃子裡拿出昨天買的貓食裝到小貓專用盤子裡,然後順邊裝了水。 「好歹我現在是養你的人欸……」她邊說邊端到客廳放在地上,小貓輕躍了過來,不客氣地開始享用。「我真的這麼糟糕?」她看著眼前這貓吃著比自己一餐還貴的食物。 小貓偷空喵了一聲給她,但她不確定這回答到底是肯定還是否定。 算了。後藤這麼想,然後拉了張椅子到陽台,倚著欄杆往外看。天邊的雲彩已經只剩下底端的一點橘,剩下的部分全被漸漸渲染成深淺不一的藍與黑。 其實還不錯。她這麼想著,從來沒有仔細看過這樣的景色,這是後藤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認識了這裡的視野。環顧了一下,最後她還是將視線放在一樓外面那裡,偶爾有幾個不認識的人經過昨晚她站在附近的路燈下。 小貓不知道什麼時候吃完晚餐,悄悄的走了過來,突然跳上她的腿晃了下尾巴,小小的腦袋探了出去,好像也一起張望著什麼的樣子。 「還沒來喔。」她看了看雖然坐在自己腿上,但並沒有任何撒嬌意味的小貓這麼說,對方好像聽得懂,回看了她一眼後又繼續望著底下。 後藤也把視線轉回原來的地方,「今天應該不會來了吧?」她輕輕地說,不知道是對自己還是對小貓,但小貓也彷彿回應地叫了一聲,雙方都沒有動作,只是看著樓下。 「至少我們在某些地方有同樣的感覺。」她看著冷清的街道這麼說,小貓沒有回應,但她感覺到那尾巴好像晃了一下,後藤拍了拍小貓的頭,意外地沒遭到什麼抗拒。 「我還是覺得今天應該不會來……。」小貓對她的話附和似地喵了一聲,但一人一貓還是繼續待在風很涼的陽台,看著底下很安靜的街道,沒有任何一個有離開的打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