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直到那天為止

吶?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呢。 兩個人走在街上,聖誕節快到了,天氣變得有點冷。如果下雪的話感覺就更好了,穿著厚厚大衣的她忍不住想。 什麼不是辦法?她疑惑地偏過頭問,那人眉皺得有些憂愁。 這些、這個、全部──唉呀、なっち不知道啦……。兩手揮動著,被層層衣物包著看起來反而很歡樂,她左手撫過對方眉間,隔著手套什麼也觸碰不到。 什麼啦、這樣後藤怎麼知道是什麼。她笑了出來,晃盪著相牽的右手。戴著手套不管做什麼都隔了一層,感覺很可惜,不過因為自己怕冷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那人沒說話了,突然地沉默了下來,只顧著低頭走路。又沒有雪,就算低頭也看不見什麼啊。她疑惑地看向對方,結果那人卻突然停下腳步不走了。 嗯?往前了一步才發現的她回頭看,手微妙地拉著。 なっち要走後面。那人說,然後就放開了手。 咦、為什麼?她走近,本來想拉拉對方衣袖,到後來還是只站著沒動。為什麼?她問著帶了點沾染上慌張的不解。 因為、這樣下去該怎麼辦。那人回答,低著的聲音聽起來很委屈。傍晚街上的風吹起來很冷,路燈雖然是黃色的卻一點也不溫暖,她瑟縮著身子卻又不想動。 到底是什麼呢?她沒問,在心裡納悶,然後隨著呼吸一起吐出來成了白霧裊裊。 一旦抓住了,就想一直這麼下去……這樣的事情該怎麼辦才好呢?那人說,扁起了嘴終於抬起頭來看她。 啊啊……這樣的事情。 所以,不可以牽手了嗎?她問,用著商量的語氣。原本沒有要裝可憐的,但是太冷了,聲音都忍不住抖了起來。 不是不可以,只是在逃跑。那人回答,態度肯定地告訴她。總覺得方向哪裡錯了,這話聽起來有點怪怪的。 なっち在逃跑?她問。 なっち在逃跑。那人回答。 這、感覺起來不是有點像是在鬧脾氣嗎。她忍不住想,但是卻點了點頭。因為,這種事情啊…… 可是、後藤跑得比較快喔?她指著自己說,然後吸了吸鼻子。空氣太冷了,進到喉嚨裡都有點不舒服。 可是、這樣很難過啊。那人帶了點不服氣的表情說,聽起來濃濃的都是委屈氣味。 她知道。這種事情,她知道的。 因為,她也是這麼覺得的啊。 這個樣子、很難過啊。那人說,水氣凝聚著。明明就是晴朗的冬日,雪和雨都還沒下,所以別哭。 嗯,後藤知道。所以不要哭。她安撫似地說,但其實有一半也是說給自己聽的。 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會想哭。 因為太喜歡了,所以很難過。 因為太多太多了,所以會很害怕、所以會用盡力氣,會覺得很糟糕,還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些事情、這些全部的事情,她都知道啊。 雖然很想擁抱,但是這樣就看不見對方了。她輕輕拍著那個人的背,但其實她們兩個誰也沒有哭。 兩個人有著一樣的感覺,這就是讓人想要哭泣的狂喜。 從哪裡生了根,然後不斷地蔓延。就是這樣感覺無邊無盡的痛楚,在相處的時候就會悄悄浮現、在笑的盡頭就會隱隱浮現。 但是、是因為快樂所以才會這樣,因為喜歡所以才會難受。就連不知所措與疼痛的時候心底都其實很溫暖。因為這樣,所以,就算哭泣的話,想必也是笑著的吧。 回家吧?她拉起對方原本自己牽得好好的手,露出一個不是很燦爛,但是卻剛剛好的笑容問。 嗯。那人點了點頭,於是她們又像剛開始那樣繼續走著,街上的風變得更冷了些。 用力地牽緊手,然後慢慢走在黑色的柏油路上,在冷冷的西北風裡縮著身子。 乾脆,就這樣握得緊緊的。她說,因為冷風的關係吸了吸鼻子,整句話變得一點也不瀟灑。 很痛也無所謂嗎?那人問,玩笑地稍稍加了點力道,不是會不舒服的程度。真的好可惜,她忍不住覺得。隔著手套什麼也觸碰不到,只有體溫從中間擴散。 嗯,很痛也無所謂。她回答,也加了一點力道,不過還是不敢太大力。 逃跑什麼的……還是不要吧。就這樣,緊緊地抓著,就算很痛、很痛也無所謂。因為,用力握著自己的那個人,感覺一定更痛、更痛不是嗎?所以,有什麼關係。 就這樣有什麼關係,不要逃跑、也不要哭。就算掉了眼淚,也一定要是笑著的。 因為很喜歡啊。兩個人一起的話,一定作得到的。 唔──好冷……。打了個噴嚏,她忍不住縮起肩膀這麼說。 要不要進去餐廳裡躲一下?那人問她,指著路旁一間看起來很溫暖的屋子。肚子還不餓,不過吃點東西也沒什麼不好…… 不要。但她回答,笑了出來往對方那裏擠過去。這樣就不會那麼冷了。她邊說,邊笑著又把推回來的人輕輕撞過去。 因為,吃飯的話就不能這樣拉著了嘛。 不要放開了,不管怎麼樣都是。就這樣緊緊地握住吧,一直、一直、一直,到再也握不住的那一天為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