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如果

遲早有一天,兩個人會分開的吧,遲早有一天,會出現那個大家認為應該要出現的人,把她們兩人之中的其中一個不知道是誰給帶走,然後那些人會送出祝福,接下來就是童話故事裡的結局。 遲早有一天會分開的,不是嗎? 躺在床上,那人的呼吸在自己肩邊縈繞,夜晚的蒼藍月光從窗簾細縫間溜了進來,灑了自己一臉,冷氣的壓縮機像貓一般,躲在暗處發出了呼嚕聲,從那規律的吐息來看,身旁的她一定睡得很熟吧。 但躺在這邊的自己怎麼也睡不著。 意識浸在就好像冰水一般的月光裡,那低得嚇人的溫度抽痛著她的神經,然而她卻無法去停下開始狂飆的思緒,自虐性地想著她們可能的將來,想著會是在哪樣的場合,她們分開或被分開。 冷氣遙控面板上顯示著現在的溫度,21度C剛剛好的室溫,但她覺得現在好冷,只有挨著身旁的人的那一側感到溫暖。 她不禁打個冷顫,下意識的。 身旁的人動了一動,沒太大的反應,她對此鬆了口氣。 「Tan……會冷嗎……?」往藤本身上緊靠了些,稍微醒了的松浦用著睡夢中的語氣問。 「不會,Aya chan睡吧,現在很晚了。」輕拍了拍對方的肩,她輕聲安撫,一方面對自己的打擾感到些微內疚。 「明天沒有工作。」松補應了一句,帶了點哈欠的跡象,然後撐起上半身俯瞰藤本的面容,「Mikitan……在擔心什麼嗎?」 眼前人的身體形成一道優美弧線,露出被外的部分被月光映照得蒼亮。 真的好漂亮。看過許多次的她仍不禁想。 「沒有啊,Miki只是睡不著。」她說,試著想提起語調卻沒辦法,最後只落得一個平穩。 而松浦只是輕嘆一口,手撫上藤本無意卻皺起的眉間。「Tan總愛逞強,卻又喜歡撒嬌。」她說,話語輕輕地降落。 「Miki才沒有呢!只不過……」語音漸落,她伸出手往下一帶,緊抱住眼前的人,將臉藏在那人肩膀,就像偶爾她從那人身後抱住那時一樣。 「只不過……?」 「……Aya chan身上好香。」長長吸了口氣,她說,吐出的呼息在頸邊形成一種撩撥。 「Mikitan~」微嘟起嘴,松浦帶了點抗議地叫著,其實還有擔心,淡淡地擴散在眼底和語中。 心跳的聲音好大聲,藤本感覺眼框很熱,頸間好像卡了個什麼很痛,聲帶無法震動,就像她常常無法坦率。 「可以嗎?」原本就帶點中性味道的略低嗓音此時多了些沙啞,她依戀地埋在對方頸窩,「可以說嗎?」 「Mikitan想說什麼呢?」這裡好安靜,松浦安撫似輕輕地問,不捨地撫摸著藤本最近長了些於是散落在肩上的髮,問話的她眼裡其實透著不安,但是這樣的時候怎麼可以讓對方發現。 「如果,如果……Aya chan跟Miki兩個人……」 「嗯?」 「如果可以不相遇……就好了……」 空氣變得好重好重,她聞著對方身上那熟悉的、自己所迷戀的香味,覺得呼吸困難,說出的話語充滿鼻音。 「Mikitan是這樣想的嗎?」松浦問,悅耳的嗓音依舊是那樣的輕。21度C的室溫變得冷冽,每一次的呼吸都冷得刺人,她不安著卻穩下自己,因為現在這個抱著自己的人需要自己的穩定。 沒有說話,因為她說不出來,喉頭那裡被堵住了,眼睛也好酸澀,她緊緊地環抱著那個她好喜歡好喜歡的人,無助得像是海上的遇害者。 「Aya chan……」好不容易才擠出的話語,聽起來也帶著艱澀。 其實她想講的有好多好多,現在心裡那種無法形容的複雜感覺,一直以來都好想抱著對方什麼也不做的感覺,還有望進對方眼裡時看見某些什麼的感覺,不只是這樣,其實有更多更多…… 她們的笑、她們的視線,總是交疊在一起卻還是好令人害怕。 其實她真的好喜歡她,喜歡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喜歡得好想哭。 她想張嘴說些什麼,卻發現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緊閉的雙唇好似再也分不開,滾燙的眼眶貼在對方肌膚上感覺不到體溫。 「不要哭,Mikitan不要哭……」松浦撐起身子一臉心疼,溫柔抹去從那雙倔強緊閉著的眼,緩緩流下的兩道淚。 我才沒有哭呢!其實她好想這樣講,卻像止不住眼淚那樣無能為力。 「不要哭……」松浦輕輕將額頭靠上她的,好近好近的距離,近得幾乎所有的所有都要融化在一起。 「Aya chan……」因為眼淚而更沙啞了,此時這樣的嗓音讓松浦聽得好難過。「Aya chan和Miki兩個人,遲早有一天會分開吧……」 松浦沒說話,只是輕輕吻去那燙人的淚水,就像藤本總是對自己做的那樣。 「因為那些人,因為一定會有人……」依然閉著眼倔強地想止住淚水的她,看不見松浦眉間的難受,也看不見那咬著下唇的忍耐。 「遲早會有一天……」那樣下墜的語句好脆弱,一點一點碎在她們身旁,像雪一樣吸收著所有的溫度。圈著的雙臂在腰際上交叉,她再次緊緊抱住這個自己不知擁抱過多少次的身軀,因為有好多好多她不知道該怎麼說。 被擁著,松浦知道藤本想要表達什麼,藤本想要說的話透過心臟的溫度,隨著那些眼淚蒸發到自己的思緒裡。 那片灑下來的月光還是那樣的冷冽,蒼藍得、閃耀得有些遙遠。 藤本吸了吸鼻子,她睜開眼迎上的是灰暗的天花板,在這樣的時刻看起來有些過於平面。 「Miki的鼻子真的很爛……」她說,又吸了一下。 「嗯,Aya知道。」而她回答,忍住想哭的衝動,拉開一抹了然的微笑,雖然這個角度那人也看不到。 溫度已經跳到了19度C,冷氣的壓縮機停頓了一下。 「……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妳。」聽起來略帶彆扭的語調卻是那麼認真,早已經乾了的淚痕加重了原先就有的鼻音。 她想她知道,遲早會有那一天,兩個人分開或被分開。 但她好希望能這樣擔心著直到永遠永遠。 這我也知道喔。說不出話,松浦加深了笑容這麼想著。 她和她都不知道那一天什麼時候會突然到訪,也不知道到了那時候會變得怎樣。但兩個人的溫度在這時候好像可以就這樣燃燒掉一切,包括那些想法,這是不是就是心跳的溫度。 「Aya chan……」 從她口中輕吐出來的稱呼此時帶了點笑意,松浦抬頭望去,迎上藤本那張眼框還有點紅的微笑的臉蛋。 藉著月光,藤本清楚的看見那濕著的眼框,然後伸手撫過眼前有著令人心疼微笑的臉頰。松浦看著藤本認真的眼神,等待她未完的話語。 「……能相遇真是太好了呢。」她帶著笑說。 終於,松浦再也忍不住那些眼框裡的淚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