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因為路邊那隻貓《二》

只要有稍微接觸過推理作品的人都知道,所謂事件是不可能只發生一次的。 基本上這其實也算是常識,所以當隔天後藤結束社團練習準備回家,卻發現身後跟了一大票人馬時,嚴格說起來她並沒有感到驚訝。 只是,加上不得不跟來與不相干的人之後,這也實在是太多了吧? 後藤看了看一旁高中部的學妹,龜井和田中。據說龜井就是Ayaya帶來的馴貓專家,所以跟來是理所當然,田中是龜井買一送一的附屬品,好吧,還算是情有可原。 然後旁邊的Ayaya和Mikitty,Ayaya是資深馴獸師,嗯,合理,一旁的Mikitty除了同樣買一送一的原則外,大概是要用來當作教學示範的?也勉強算是可以啦…… 至於旁邊那笑得一臉詭異的Yossi……後藤就真的不知道這傢伙跑來是做什麼的了,尤其是還把原本要社團練習的Rika chan也硬是抓來。 半打,半打人跟在自己後頭會不會太浩浩蕩蕩了些?又不是黑道大哥出遊,沒必要搞這種排場吧? 「Yossi,妳跟來做什麼?」皺起端秀的眉,後藤用一貫的平靜語氣問著眼前這笑得實在有些礙眼的友人。 「別這樣嘛,Gocchin,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啊,我還不是每次都把Rika chan帶來讓你們擁有視覺上的享受?」不管身旁人兒的掙扎,Yossi摟著Rika露出痞痞的笑說。 這跟那又有什麼關係了?後藤心裡泛起一陣想翻白眼的衝動,不過她沒有。「隨便,要來就來吧。」無奈的踏上單車,後藤往回家的路上前進。 不過剛剛說完話後,那群人一臉興奮的表情是怎麼回事?一邊享受著風吹過臉頰感受的後藤,一邊冒出這樣的疑惑。 一行人到達目的地以後,由於人實在太多,走進公寓的時候,後藤還被正在一樓澆花的房東關切了一下。 『後藤小姐,這裡不能開派對喔。』房東太太一臉和藹卻態度堅決地警告著,手上拿著的洒水器不知為何帶了點兇器的感覺。 礙於眼前這龐大的障礙,後藤只好以因為要交期中報告為理由矇混過去,就這樣,她從小到大都沒說過謊的傲人紀錄,在今天卻被身後這群損友給打破了,而且理由居然只是要看貓而已。 當然,那群人來這裡的目的不是為了一隻貓。而這件事情是還算單純的後藤在過了好幾分鐘之後才了解到的。 基本上,如果都那種時候了還不了解,那就已經不是單純可以形容的了。 『喀擦』 伴隨著一陣鑰匙撞擊聲,後藤將門打了開來,映入眼簾的,當然是一間普通的客廳,如果往左邊前進還可以看見分別通往浴室和臥室的門。 「好啦,總算到了,請各位自便吧。」後藤率先走進屋裡,沒有理會其他人一臉尋找什麼的表情,直接往廚房的冰箱前進。 過了沒三分鐘。 「欸,Gocchin啊?妳到底藏到哪裡了?」Yossi首先發難,不是第一次來的她早就去搜過臥房和浴室了,結果除了疊得不夠整齊的被子和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之外什麼也沒找到。 「什麼東西藏到哪裡了?」正蹲在冰箱前尋找紅豆大福的後藤隨意回問,注意力全放在冰箱裡的各類食物中。怪了,她記得不久前才放的啊,怎麼今天就找不到了?肚子好餓啊…… 「怪了,怎麼我什麼也沒看到……」一旁跟Aya在客廳附近轉來轉去的Miki也發出疑問,她原本還以為一進來就可以看到呢,怎麼反而是找半天也找不到? 「Reina妳看、妳看……像後藤前輩租的這公寓好像也挺不錯的耶……」第一次來的龜井則是拉著田中好奇地四處打量,雙眼露出閃亮的光芒。不光一房一廳一廚房一衛浴,而且格局還不錯…… 「嗯?Eri妳明年也想住這裡嗎?」身材略為嬌小的田中挑眉問道,一瞬間氣勢高漲許多,連眼神也帶著幾分跟Miki相似的銳利。 Eri如果住這裡就代表她跟後藤前輩會變鄰居,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變鄰居的話沒事就可以用借醬油或是洗衣機壞掉這種老套理由接近我的Eri,然後等獲得信任之後就可以自由進進出出,接下來哪天……。一邊想像著基本上是不可能發生的危險情節,田中完全沒發現正向著自己接近的龜井。 「Reina我們一起住吧,一間房間剛剛好。」 「喔,好……不對、什麼?!」被龜井的驚人發言給震回現實,清醒後的田中立刻對上的是那張總讓自己心跳失速的容顏,和那雙總讓自己失去思考能力的迷濛美眸。 「Reina妳臉好燙喔,沒事嗎?」將額頭貼上,龜井帶著淡淡微笑問著。 「沒、沒事!我沒、沒事的!」雖然很想推開,但是手一搭上眼前人的肩就使不上力,田中感覺不光是臉、而是全身都在發燙。 「Rika chan妳看學妹好主動喔,我也覺得頭好暈妳幫我量一下……」號稱森川最不怕死的Yossi看見這番情景後立刻黏上自家Rika chan,除了耍賴順便還趁機亂來一番。 「別鬧了啦yossi……等、等一下,妳在摸哪裡!」臉皮最薄卻也最看不出臉紅的石川捶了巴在自己身上的人一下,不過顯然是沒什麼用處。 「Aya chan妳看她們好過份……」難得從表演者變成觀眾的Miki立刻忍不住向身邊的Aya抱怨,早就忘記自己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 「可是,Aya不是就在Mikitan旁邊嗎?。」拍了拍頭,同樣也把小貓事件拋到一旁的Aya,笑著挽起了Miki的手這麼說,兩人立刻一如往常陷入讓人難以接近的雙人世界。 目前的情況:門口附近是田中氣勢極弱的口是心非與龜井帶著笑的別有用心,目前逐漸向牆靠近的是Yossi帶點無賴的毛手毛腳和石川沒什麼用處的極力抵抗,而完全不管房子的主人直接佔住好大一片沙發的,是Miki讓人發毛的撒嬌嗓音和Aya一臉甜蜜的依偎表情。 就在這個所有人都忘記自己原本來訪目的的時刻,這裡真正的主人後藤,終於離開冰箱從廚房回到客廳,手上的除了終於找到的紅豆大福之外,還多了一堆雜七雜八的點心。 怎、怎麼回事?為什麼她才離開一下而已,客廳就已經變成普通人都無法進入的結界區? 被充斥著整間客廳的粉紅色氣息嚇得差點讓手中點心掉一地的後藤,無法釐清狀況也無法行動的看著這可怕的情境……右邊已經快要是兒童不宜觀賞區了、前方是高中生純情物語?那左邊是什麼?最新愛情劇? 「妳們、喂!妳們在我家客廳做些什麼啊?!」冒著冷汗,就連一向冷靜的後藤也忍不住提高音量以喚回那幾個傢伙的注意力。 「Gocchin/後藤前輩……妳說的小貓到底在哪裡啊?」停頓了一會兒,回到現實的眾人,終於都回想起自己來到此處的目的,難得擁有共同默契地問出同一句話。 只見嘴裡咬著大福而不便開口的後藤,右手利落一揮,往房間沒什麼注意的角落指去。 「喵……」一隻深色小貓就坐在雖不顯眼卻也絕對不難找的角落。 「咦?真的是貓?!」六人一齊發出的聲響還真不是普通的大。 「不然妳們以為是什麼──……」話說一半的後藤突然放開手中和菓子包裝袋,先看了Miki和田中,然後看向不知道什麼時候全擠在自己前方的眾人,其中有人一臉尷尬,也有人一臉『我就說吧?』的表情,還有人一臉吃驚。 喔,有人倒是一臉心虛。 兩方人馬沉默對看了好一陣子。「不會吧……」身為當事人之一的後藤,在省悟與驚訝兩相打擊下,輕吐出這麼一句話,率先發言。然後唰的一聲站起,一雙美眸難得因為驚訝而睜大,「妳們、妳們以為我說的是人嗎?!」 從未出現過的後藤大揭露!敵方六人軍團陷入混亂,行動不能。 「咦?是、是Reina告訴我的!」情急之下龜井指向一旁的田中,一向迷濛勾人的雙眼目前只剩下驚慌。 「明明就是石川san請我把Eri找來的!」忘記自己有博多小虎之稱的田中,連自己一向都會有的反咬舉動都忘了,將責任又迅速轉手丟向自己喜愛的前輩之一。 「是Miki請我幫、幫忙告訴Reina的……」原本氣勢就不夠強的Rika在後藤的目光下,目前處於氣勢負一百的情況。 「不關Mikitan的事,是Aya請Tan幫我找Kame chan她們的!」聽見愛人被點名,一旁的Aya立刻不畏敵方地勇敢辯白。 「不是Aya chan的錯,是Yossi分析說Gocchin這裡肯定是藏了一隻潑辣小貓的!」連忙把站在自己前方的Aya拉到身後,Miki立刻發揮出隴川虎氣勢將手指向罪魁禍首。 責任莫名其妙就被推到自己這邊來,發現後藤可以殺人的目光直直射向自己,而且其中毫無猶豫的Yossi,冒著冷汗後退了兩大步。 「等、不是,聽我解釋!親愛的Gocchin妳一定要聽我解釋!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天風太大、天氣太好、走廊太吵、學生太多、Ayaya太漂亮、唔啊──」講到這句立刻同時被Rika和Miki一個擰耳一個肘擊,Yossi發出一聲慘叫。 面對這些說辭,後藤只是輕挑了下眉。 「總、總之──」 「好了,別說了。」走到好友身邊,後藤拍了拍Yossi的肩,露出一個淺淺微笑。「我知道妳一定不是故意的。」 同時,後面傳來了這樣的對話: 『我第一次看見後藤前輩這樣耶……』 『這是第二次了,她以前也發飆過的啊。』 『咦?真的嗎、真的嗎?』 『什麼時候?連Aya都不知道耶……』 『該不會也是Yossi那死傢伙造成的吧……』 『就是有次游泳課要換衣服的時候,Yossi收了入場費然後就把後藤真希後援會整團帶往後藤那間更衣室去的時候。』 『呃……』 『不過Gocchin聽見外面很吵就警覺的把衣服先穿好了,接下來Yossi就被勒頸過肩摔到游泳池裡。』 『……』聽見這樣的事情,偷偷聊天的眾人陷入一片沉默。 『可是Gocchin這次為什麼那麼生氣呢?』終於有人提出重點問題。 『……』沉思的眾人再度陷入一片沉默。 「Gocchin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了解我這樣完全是出自於對朋友幸福的熱切關心……」而這邊,Yossi則是一臉感動地搭上後藤的肩,語氣帶著欣慰,而且毫不停頓的說著。 『妳們專心看,等一下搞不好可以重現當時現場。』後面完全變成觀眾的五人組中的Miki隊長從思考中回來,一臉興味地小聲說著。 後藤輕輕點了下頭,從口袋拿出深藍色髮繩將一頭咖啡色長髮綁了起來,然後也拍了拍Yossi的肩,「不過我知道你一定是不懷好意的……」接著露出一個如果是在平常時刻,一定令許多人為之傾倒的笑。 不過Yossi目前只想昏倒。 接下來的畫面兒童不宜,所以時間快轉二十分鐘。 此時的後藤家相當溫馨,逃過一劫的眾人和後藤,目前正圍著那隻被冷落已久的小貓,一邊享用著後藤私藏的零食、點心,一邊談論著關於小貓的話題,六人儼然就像一家人。 嗯?少一個?喔,那一個目前正在旁邊地上呈現假死狀態。 「小貓來~咕哩咕哩~」被當作馴貓專家找來的龜井,目前正用著平常逗弄某人的方式逗弄著那隻貓,並且成功地讓小貓親近自己。 「其實這隻貓很可愛嘛。」同樣身為馴獸師的Aya,一邊撫摸著小貓的脊背,一邊笑著這麼地發出感想。 「而且也長得很漂亮呢?尤其是眼睛,不是嗎?」也在逗貓行列中的Rika指著小貓因為撫摸而半瞇起的琥珀色雙眼,對其他兩人這麼詢問著。 「啊,石川前輩說得對耶,眼睛真的特別漂亮呢。」 「而且毛也長得很順。對了,這樣的花色不常見,搞不好是特殊品種喔。」 「說起來,我們家鄰居也養過一隻跟這有點像,好像是……」 逗貓的三人坐在一起,一邊對著小貓上下其手一邊聊得渾然忘我。 另外一邊的三人則是懷著各自心事悶著頭猛吃,其中兩個偶爾會朝另一邊投去幾道充滿怨念的眼神。 「後藤前輩,那隻貓……是哪來的啊?」正在啃奶油葡萄麵包的田中發問,雖然一臉不在意的樣子,實際上卻相當仔細地聽著那邊的對話,甚至隱隱偷出殺氣。可惡,那隻貓怎麼可以接近Eri…… 「……撿來的。」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後藤,一邊攻略紅豆和菓子一邊簡短回答。 「妳也會撿那種東西回來?」被Aya冷落一旁的Miki目前正把怨氣發洩在自己平常不怎麼愛吃的零食上,只是怎麼吃感覺都怪怪的,「啊~Gocchin妳家沒有肉類的東西嗎?好餓喔……我要吃燒肉!」 「啊!前輩,我也要吃燒肉!」燒肉迷二號的田中立刻跟進。甜的東西吃了根本就不會飽…… 看著兩雙直盯著自己看著肉食動物眼睛,「你們,是叫我去買嗎?」後藤指著自己看向眼前有燒肉忘情誼的損友與學妹。 「「嗯!」」異口同聲的虎嘯。 就在後藤正想要拒絕的時候,「Gocchin,這隻貓是不是別人送妳的?」那邊的Aya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不然Yossi那樣說妳怎麼那麼生氣?」隨著這樣曖昧的問句,六人的目光──包含假死那個──全部向後藤射來。 怎、怎麼…… 心跳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清晰異常,一下一下地敲擊著自己的耳膜,「我……去買晚餐。」說完,後藤抓起外套就往外跑去,留下傻眼的其他人望著她離去的背影。 「這麼巧……Aya亂猜也猜對了嗎……?」 「絕對不可以被她們知道理由……」站在電梯裡,運動能力一向很好的後藤此時卻呼吸紊亂,她看著螢幕上的樓層數字慢慢跳到一,同時這麼自語著。 絕對不可以被她們知道,我生氣是因為發現自己想到……。 踏著緩慢步伐走下階梯,正穿上薄外套的後藤一邊嘗試征服那老是卡住的拉鍊,一邊停下腳步,解決掉煩人的拉鍊後,她打開皮夾看了看,裡面是有幾張纸啦,可是從幾天前就開始用到現在的情況是,裡面還剩下的不算很多……至少七個人吃肯定不夠──尤其裡面有某兩隻肉食動物。 不過照這種情況看來,不買晚餐也不行了吧……。在心裡嘆了口氣的後藤,一抬起視線迎上的,就是在大門口那裡探頭探腦的嬌小身影。 只見那個人一下子東張西望,一下子又走來走去的,一邊好像還晃頭晃腦的在說些什麼,很有趣的景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輕鬆的後藤不自覺輕笑了出來,結果那個人也因此注意到了她,然後還跑了過來。 「對不起,請問妳知不知道應該是住在這裡的一個人?」那個人連仔細看後藤都還沒有,就開始邊東張西望地說了起來,語氣帶了點懊惱又有點著急,「唔……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比我高,然後、然後……唔……」 她……是昨天把貓交給自己的那個女孩?覺得聲音很熟悉的後藤,經過一番思考後立刻驚覺對方是誰。 來這裡應該是要找自己的吧?但這樣的形容如果問到別人誰會知道啊……。帶了點無奈想著的她嘴角卻不禁上揚。 「嗯……是不是帶著一隻小貓,頭髮是褐色,長度到肩膀下面一點的?」忍住笑意,忽然想惡作劇一下的後藤祥裝仰頭認真思考地問。 「嗯!對、對、對,就是那樣的人。」女孩聽見了這樣的形容後猛點頭,好幾公分的階梯高度差加上這樣的角度,剛好讓女孩看不清她的長相。「妳認識那個人嗎?」 聽見這樣可愛回應的後藤,方才從Miki那裡聽見Yossi的推測時的想法又再度蹦了出來。 這哪裡像潑辣小貓了,明明就比較像兔子或綿羊…… 不對、我又在想什麼?再一次對自己無法控制的的思緒感到驚愕,第六感隱約覺得這樣下去絕對不妙的後藤決定放棄原先的計畫。 「那個人應該就是我吧。」她誠實地指著自己這麼說著。 「咦?!啊……太好了。」她聽見女孩鬆了一口氣的聲音,然後也隨即看見曾經令自己失神招來橫禍的笑容,「一直都等不到人,nacci還以為自己又笨蛋記錯地方了。」 體內依稀有某個什麼正猛烈地敲擊著自己,在神經之間釋放著什麼訊息。 「妳……叫Nacci嗎?」看著眼前這女孩,她覺得這句話好像是用了不少力氣問出的。怎麼像個大叔一樣?她在心中懊惱道。 「是啊。」一雙大眼眨了眨,然後帶了點疑問地看著她。 「叫我Gocchin就好。」她說,不知道為什麼這話出來得有點倉卒,就好像陷入初戀的小夥子一般地慌張,看著對方有點因此微愣的神情,露出了略帶尷尬的笑容她不禁在心裡陷入一陣更深的惆悵。 「那麼,以後就請Gocchin多多指教了。」然而對方只是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後伸出手,看見的這一瞬間,她忽然覺得不管那天早上在路邊的是獅子、大象還是眼鏡蛇甚至是恐龍都無所謂。 雖然不了解現在在心底擴散的感覺是什麼,但她想如果早知道會變成這樣,不管什麼毒禽猛獸她都會心懷感激地捧回家供著。 「Nacci也是,以後請多多指教。」念著對方名字的時候聲線好像帶了點輕顫,她笑著握上了眼前那隻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