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妳喜歡她

從以前開始妳們的距離就很近。 小學的時候就在隔壁班,每次要去幫老師拿考卷的時候,都會看見那個人坐在窗口一臉不專心,所以妳在每一節的下課,都會想盡辦法找理由出去,因為這樣才能名正言順地經過隔壁教室。 於是妳連續好幾年當選班上的最佳服務獎。 妳喜歡她。妳那時候就知道。 國中的時候因為地區,理所當然地又同校,身為普通人的妳在看全校名次時總會看見那個人的名字,排在跟自己差不多屬於普通人的位置。於是妳不用功讀書,但也不貪玩,一切都剛剛好。 從那時候開始大家都認為這就是妳。 妳喜歡她。妳更深的了解到。 高中的時候也因此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妳知道那個人,那個人不知道妳,日子還是每天這樣過,幾乎每節下課都往福利社跑,因為那個人不知道為什麼從開學就在那裡打工。 才剛開始三個禮拜體重就上升了一公斤,於是在高中妳的運動能力大大進步。 妳喜歡她。妳從沒想過『改變』這種事。 拒絕了跟運動有關的機會,畢竟那本來就不是妳刻意想追求的,妳考上了跟那個人不一樣的大學,但住宿的地方卻只隔了幾公尺遠。為了製造機會妳到了轉角處的便利商店打工,沒想到卻連一次也沒碰到,不經意的一等就是四年。 結果這段時間妳的存款變得比想像中還要多。 妳喜歡她。什麼也沒多想的這麼持續。 畢業後妳聽聞那人找到了工作,也許是多年來的努力換來了一點難得的好運,妳早就決定好了的面試地方就在那人公司對面。一切都很順利,偶爾妳交文件時從上司身後的窗看出去,可以瞧見那人發呆的神情,中午還可以看見那人抱著街尾那家餐廳的便當猛喀。於是妳什麼都不管地努力工作,只想讓自己升遷到能夠坐在那間辦公室裡面。 日子比自己想像得還順利,上司的賞識讓妳能光明正大的坐在窗旁。 妳喜歡她。妳以為接下來會就這樣持續著,直到永遠。 某個星期五,下班後妳被同事邀去一起吃飯,不知道是好運還是壞運,妳看見那個人就坐在隔壁桌,硬是被其他不認識的一群人灌了一堆酒精飲料,互不相干的兩桌都鬧得好熱鬧,於是兩夥人莫名其妙地玩在了一塊兒。 而妳只是悶著頭、用著把全世界所有的水分都喝完似的氣勢喝著飲料,然後用眼角餘光看已經快要不省人事的那個人。 晚了,人一個一個的離去,那個人也是,而妳不知道為什麼而故意留得晚些,一直到席上只剩下幾個人。 妳應酬了幾句之後也離席,出了店門口之後因為吹來的冷風而拉起了大衣領口,然後出乎意料地,看見了那個人坐在隔壁早已打烊的店家門口,一臉昏沉。 妳喜歡她,妳知道。 於是妳想乾脆好人做到底,叫了計程車後把人死勸活勸地拉上車,哄了半天好不容易搞定卻發現妳不知道那人現在住哪裡。 百般無奈,妳只好一起上車說出自己家的地址,而那人早就睡得跟死了一樣。 最後到家時妳也快撐不住了,看了看手錶,是可愛的凌晨兩點。妳付了昂貴的車錢然後辛苦的把人拉進大樓,以為可以鬆口氣時卻突然看見電梯門上寫著維修中,於是妳忍住多年來少見的想哭的衝動,認命地、半抱地把人拉上九樓。 妳喜歡她。而現在是妳多年來第一次嘗試忽略這個事實。 當那人的吐息在妳頸間繚繞時,妳做了第二次嘗試。當那人的手不經意碰觸到了妳身上時,妳做了第三次嘗試。當那人的衣服因為被樓梯間雜物勾住,而整個人壓在妳身上時,妳做了第四次嘗試。當那人不知道做了什麼夢而一隻手抱緊妳時,妳做了第五次嘗試…… 到了九樓,要不是因為太累妳想妳可能還會爬過頭,邊撐住搖搖欲墜的人邊找鑰匙開門,做了無數次嘗試的妳發現自己的意識居然因此而清晰,推門時妳看了那人離妳過近的臉龐一眼。 妳喜歡她。不管怎麼樣都無法忽略。 進了家裡,妳將人放在沙發上,然後攤在椅子上擦著運動過度造成的汗水,一邊喘息著一邊灌下開水,妳慶幸著還好自己高中時常常運動。 休息過了的妳有了力氣思考,於是妳想到一件很棘手的事情。 妳看著在沙發上睡得舒服的那個人,然後又看了看浴室,然後妳陷入了從來沒有過的猶豫。 妳喜歡她。妳知道,不過妳也知道其實妳並沒有什麼非分之想。 於是妳踏著猶豫的步伐靠進了吐息中還有點酒氣的那個人,掙扎了好一段時間後,終於把手伸向身前的那排釦子。第一顆在脖子那裡,這一顆就花了妳五分鐘,而第二顆的時間好像又更長。 當全部的釦子都解開後,妳休息了一下,然後發現流的汗比扛著人爬樓梯還多。過了一下,妳開始思索該怎麼把整件大衣從那人身上移開,並且同時意識到妳才完成一件大衣而已,妳看了看裡面那一件…… 喔,是長袖套頭。 於是妳再度掙扎,最後決定了什麼似的將手移到衣服下擺,正要往上拉的時候想起那人的雙手還在大衣袖子裡。 妳喜歡她。妳知道。雖然妳知道妳沒有什麼其他不好的意圖。 最後妳嘆了口氣,把辛苦解開的所有釦子又全部重新扣上,很神奇的,妳發現這次全部的釦子加起來還花不到妳兩分鐘。 自己洗過澡後,把人給安置在自己床上,妳從臥室抓了一條毯子出來,然後躺上客廳的沙發,發現其實感覺還不錯,妳慶幸著還好自己有努力工作而且買得還挺不錯。 妳明明調了鬧鐘決定隔天要一大早就起來,然後留字條在桌上交代一切經過之後就出去閒晃直到傍晚,接著一切都會跟平常一樣,妳試想過這個流程許多遍,確定一切都沒問題後才放心地沉睡。 結果隔天起來當妳看見那個人一臉疑問地望著妳,而桌上鬧鐘的秒針完全沒有動時,妳才發現一切都很好只是電池沒電。 於是妳急忙起來,自己先說明了一切經過,再三保證自己什麼都沒做,然後那個人笑著跟妳道謝,接著妳們寒暄幾句。太好了,一切都很正常。妳鬆了口氣的這麼想著。 妳喜歡她。妳知道很久了而那個人一點也不知道。 一直到那個人向妳要了電話和住址,並且態度堅決地對妳說一定要答謝時,妳遲鈍的第六感才覺得這樣好像不太好。不過一切都來不及了,於是妳給了電話與住址,儘管妳不知道為什麼答謝需要用到住址。 後來那個人約妳出去吃飯作為答謝,妳去了。整整一個小時多,面對面坐在一個燈光好氣氛佳的地方,而且那張桌子只有妳們兩個。 妳喜歡她。妳知道這個事實很難忽視。 於是妳拼命地說話來掩飾緊張,表面上談笑自如的跟那個人聊天,但拿著刀叉的手心卻不斷冒汗。結果這場讓妳心跳一百三十的答謝,依稀是在愉快的氣氛下落幕了,而掩飾緊張的結果是那個人跟妳的交情突然變得很好。 從來沒想過會變成這樣,妳有點後悔的想著,也許之前應該選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上班。卻沒注意到自己正把下次約好的時間,抄在所有的備忘本子裡,而且用的還是特殊顏色的筆。 妳喜歡她。等妳重新提醒自己的時候,妳們已經變成了好朋友。 接下來日子還是那樣過,就跟普通人一樣,既沒有發生小說裡那種日久生情的情節,也沒有說溜嘴或是自言自語不巧被聽見的情況,妳更沒有發生車禍,然後那人也沒有在妳失憶後告訴妳其實喜歡妳很久了。 妳們就像普通的好朋友,妳每次想起這件事情的時候好像都對此感到慶幸。 某天是妳生日,那個人打電話約妳出來說要給妳個驚喜,而妳前一天一邊猜想驚喜會是什麼,一邊在衣櫥前面站了快七個小時就只為了挑一件衣服。看著整個衣櫥的衣服,這是妳第一次覺得衣服太少。 最後妳終於做了決定,並且嘗試讓自己不要回浴室去整理儀容,然後開車前往約好的地點,而早到的妳站在那家妳們常去的餐廳門口,帶了點緊張地不停望著路口等那個人到來。 妳喜歡她。於是妳努力說服自己,讓自己不要想到愛情小說裡的老套情節。那個人絕對不會在妳生日的當天對妳說『生日禮物就是我』的這種話,妳不斷地告訴自己這件事想藉此來降低快破表的心跳數。 事實證明妳是對的,妳發現妳失靈了好久的第六感突然靈驗了起來,當那個人笑得燦爛地帶著一個陌生身影從那邊走來的時候,妳才想起另外一個愛情小說裡面也常常出現的場景。 『我要結婚了。』 妳喜歡她。 當那個人說出那句話時,妳心裡的回音卻是妳最熟悉的那句話。妳當下除了傻笑以外做不出其他表情,一邊說著恭喜的話,妳腦中正想著昨天不該花七個小時挑衣服,並且所有的小說情節此時如死前跑馬燈一般快速經過妳眼前等著妳挑,看妳想要上演那一個片段。 然而妳最後在腦中浮現的想法居然是:嗯,這樣好像挺正常的。 隨即妳發現會有這樣的想法其實一點也不正常,所以第二個浮現在妳腦海的念頭是:我生日,妳結婚,這是哪門子的生日驚喜? 妳喜歡她。於是那一天後來發生的事妳一項也不記得。 過沒幾個月,妳不意外地接到一封紅色炸彈,上面的名字是那個人的,而妳遲遲不敢看用手遮住的旁邊。 妳告訴自己絕對不可能會發生像小說裡面一樣的情節,不會在妳打開手後發現那竟是妳的名字,那個人也不會突然出現在妳面前然後對妳說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要給妳一個驚喜。 絕對不會發生這之類的事。妳不斷告訴著自己然後緩慢地將手打開,最後事實證明老天爺突然想把妳之前消失的預測能力還給妳。那個名字不是妳的,妳看著那燙金的名字時只能想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妳喜歡她。妳還是忘不掉這個事實。 於是妳到書店買了一包紅包袋卻只用得到一個,回到家後妳拿出了存摺和皮夾,然後開始認真的考慮應該要包多少。最後在猶豫一整個下午之後,妳決定一切按照正常就好,反正到那時候自己在喜宴上大概吃不了多少。 然後妳開始考慮典禮當天妳要穿什麼,妳打開衣櫥徹頭徹尾地看了一遍,然後拿出所有雜誌、報紙,一邊想著應該怎麼搭配,一邊思索是否該去買套新衣服,最後妳還是決定按照正常就好,反正那天大家的焦點又不是妳,那個人的目光也不會停留在妳身上多久。 妳喜歡她。而且這件事情只有妳知道。 所以那天當妳坐在會場裡面,跟著好多人一起看著兩個身影走進會場時,妳唯一能夠感覺的只有這一切都好正常。而那個人一臉幸福。 當那個人走著紅毯經過妳,看著妳微笑的時候,妳在心裡想著這一切都不可能是演戲,那個旁邊的人不可能是請來的演員,大家也不可能都講好了要耍人,那個人也不可能別有用心。 今天不可能是四月一日愚人節。妳不斷地想著。 而那天的確不是四月一日愚人節,牧師念著冗長證詞時,妳很不巧地發現自己手機上顯示的日期跟四月一日還差得很遠。 妳喜歡她。當妳看見二月十四日情人節也早就過了的時候妳這麼的想起。 最後,當牧師純粹依照慣例問有沒有人反對的時候,妳想起連續劇和小說都會有的情節,妳想著也許應該穿得更好看一點那麼搶婚起來也會比較風光,妳想著自己應該要把車停在門口就好而不是停車場,這樣拉著人跑出去的時候才能夠很快的上車然後逃逸,妳甚至想到也許這時候大叫『別動!搶劫!』會讓整件事情更輕鬆的完成。 而妳最後什麼也沒做,只是正常地看著兩個人為彼此套上戒指。 妳甚至正常地看了兩人親吻。 妳喜歡她。妳知道。 於是妳看著她們在眾人祝福下踏著紅毯、揮著手、笑得一臉燦爛地勾著手走出會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