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morning call

『喂?早上了,該起床了吧?醒醒喔。』一抹聲音輕柔地飄落,最後在米白色枕邊下降,如霧靄般慢慢擴散覆蓋。 心有不甘的往被裡縮了縮,耍脾氣地在被窩中嘟起了嘴不過沒有人看得到。 『已經醒了吧?不要賴床了,快起來,乖。』雖是這麼說著,卻一點催促的語氣也沒有,對方好聽的聲線震動著耳膜。 不死心的又翻身,身子縮得更裡頭的,甚至還死抱住枕頭,不過應該是沒什麼用就是了。 『再怎麼縮也沒有用的啦,起來接電話吧,我一個人這樣講話好寂寞喔~』略帶撒嬌的話語傳來,語氣中濃濃的輕柔笑意。 一股氣掀起了棉被,邋遢地盯著兀自閃爍著紅燈的電話,很不甘心的起床氣中,卻因為對方而包含著愉悅。 『只盯著電話看是沒有用的喔,不接話筒是沒辦法說「謝謝」的呢。』略帶吸引力的聲音沉穩地傳送著,每講必中的話語透露出了解,而語氣則是逗弄似的挑弄著。 挑了眉,然後走向前去一把拿起話筒,右手還懷抱著剛剛被抓得緊緊的枕頭,淡藍色睡褲是一褲管長一褲管短的滑稽情況,身上的睡衣也凌亂不堪,當然床上紛亂不整齊的被子也被撇下,不過這些都無所謂啦。 「才不說謝謝呢。」雖是略帶不滿的語氣,嘴角卻忍不住些微上揚,輕皺起的眉頭其實也只是耍賴的表情。 『咦~?』話筒那頭傳來了拉長的聲音,可以想見對方的表情現在是怎樣的假裝失望,『我可是一大早爬起來特地打電話的耶?』然後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說著,雙眼還會露出無辜的眼神。 「哼。」靠著茶几坐在地上,因為將臉埋在枕頭中,那不以為然的一聲答應變成了悶響。怎麼樣也不想讓對方聽出臉上的弧度,更不想承認。 對方不知怎麼的沉默了一下,然後開始笑了起來。 『悶枕頭可以,但不要悶過頭喔。』然後是一句調侃意味過濃的話,再一次準確的道出現實情況。 「笨蛋!」一愣之後將枕頭丟了出去,不可否認,這是惱羞成怒的舉動。不過下一刻之後又感到後悔,即使對方的笑聲實在很刺耳,最後因為電話線的牽制,還是用著很難看的姿勢將枕頭拉了回來。 『真是的,就說了要感謝我的morning call了。』伴隨笑聲傳來一句一點怪罪也沒有的責備,房間的氣氛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時候總是很安靜。 「今天是假日……。」不以為然的回道,經過一番掙扎後枕頭又再度回懷抱,背後的茶几有點硬,不太好靠。「又不用早起。」 『可是現在外面好冷,不打電話把賴床的人叫起來,萬一我凍死怎麼辦?』語氣突然轉成帶著一點哀怨,為了加強效果還打了個冷顫,嗯,的確不是普通的好演技。 「啊?這麼冷在外面吹風幹嘛?」不由自主的關切,的確是聽見窗外風聲很大,話筒那方傳來的冷顫雖然一想就知道絕對是假的,卻還是讓人很難不在意。 『等現在才起床接電話的人幫忙開門啊。』語調上揚著,不用想也知道對方是怎樣笑得一臉燦爛地回答。 「不會吧?」抓著電話跳上床去往窗外看,風吹得樹都誇張得歪向一邊了,卻還有個傢伙拿著手機站在人行道上,抬頭向上揮手。 『早安~』話筒傳來這樣的聲音,底下的人也正誇張地用嘴型這麼說著,還順帶附送了一個鬼臉。 「怎麼不早說?」怎麼樣也止不住的笑了出來,語氣也許帶了點責怪但根本聽不出來。對方見了反應後則用更耀眼的笑回應。 『因為某人賴床……啊~先來開門啦,好冷,冷死人了~』又一陣強風吹過,底下的人縮起身子跳腳,雖然表情看起來一點也不像,但動作卻好像真的很冷的樣子。 「啊,等等。」急急忙忙的把話筒丟向一旁,往樓下跑去,下樓梯的途中還差點跌倒,結果打開門後的第一個感想是──真的好冷。 沒有多加衣服,薄薄的一件抵禦不了什麼,風直接從門外灌進了屋裡。 「耶~快點,換衣服。」推著上樓,穿著厚厚大衣的人給了個大大的擁抱後便這麼說著,往房間的途中一路哼著歌。 「啊?做什麼?」一臉困惑,卻下意識乖乖的照辦,邊換著衣服邊問,一邊不解對方的好心情從哪裡來。 吹風吹過頭了? 「要出去啊。」然後得到這樣一個簡潔有力卻毫無重點的回答。 「等等,要去哪?」努力的圍著圍巾卻總是圍不好,邊皺著眉頭孩子氣地對圍巾發脾氣,一邊問著對方。「啊~我討厭圍巾!」然後不高興的埋怨。 「那就直接走吧。」一把抓起就往外頭跑,圍巾就這樣被孤單的遺落在房間本來就不整齊的地上,與某個被遺棄的話筒一起躺著。 「這樣會冷、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啦?」就這樣被拖了出去,略帶抱怨的說著,微鼓起了臉頰有些不滿地看著對方,那個平常沒什麼表情此時卻笑得異常開心的人。 「去逛逛啊,好久沒有一起出門了。」邊說邊笑著往身邊擠,將被風吹得冰涼的臉貼上然後換來一聲驚呼,接著因為死也不放開而被打了一下。 「好冰!不要貼過來啦!」怎麼樣也推不開湊近的冰臉,於是回敬了一擊,不過顯然沒什麼威力,就這樣笑鬧著搖搖晃晃地走在街頭。 「嘿嘿。」聽見對方發出了詭異的笑聲,然後還來不及疑惑,一條米白色圍巾就繞上空蕩蕩的脖子。另一半的米色長度還掛在對方身上。「這樣就不會冷了。」然後是很近的一張笑容滿開。 「什麼跟什麼……」別過頭這麼說著,祥裝面無表情,但到最後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今天是假日耶~」然後轉移話題的抱怨了起來,對著還不夠熱鬧的街上大叫。 「好久沒一起出來了啊。」對方倒是說得理直氣壯,然後又將身子擠了過去,一路走得依然歪歪斜斜。「而且。」 「而且?」回問中不忘推擠,結果卻因為分神問了問題而差點跌倒。「喂!」不滿的抱怨。 「哈哈……下次換我接電話喔。」取笑著剛剛差點跌倒的樣子,然後說出了一個幾乎是不可能的要求。 「morning call?我打過去嗎?」用手指著自己的臉問著,然後被對方推了一把而順勢撞上自己的臉,形成一張很有效果的表情。「喂!」 「對啊。」喔,很理所當然的口氣。 「咦……早上啊……」頗有難色的嘟囔著,看著自己的腳和對方的腳踏出一條歪斜的路,雖然很不甘心但還是很小聲的說著,「那要看起不起得來……」語氣有一點心虛一點不好意思。 「嗯,我想大概是起不來吧。」非常了解的,微笑著肯定地回答,尤其是看見紅著的臉就又更加了一點調侃的意味。 「過分!」不滿的抱怨,卻因為心虛而一點氣勢也沒有。 「那不然……」湊了過去,將嘴附在耳旁悄悄說了什麼,接著笑了開來,開朗的恢復聲量說,「就用這個換吧。」 看了看算是空曠的街道,再往後看了看沒什麼人的來路,然後望了望旁邊大部分都才剛開的商家。 然後再看向身旁今天難得笑容大放送的傢伙。 最後想著自己好像忘記掛起家裡的電話,還有枕頭被自己丟去哪裡了? 拉了拉脖子上一半的、米色的圍巾。 答錄機的燈也許還在閃。 「我會打電話去morning call的。」最後這麼回答,結果卻聽見對方一串爆出的笑聲。「喂!」 然後依然走得歪歪斜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