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タバコ

「まのちゃん,那是什麼?」白色的日光燈亮得不夠多,空空的走廊上傳來了詢問的聲音。她抬起頭,如果往最遠的地方一直看過去的話,就會走進不知道盡頭在哪裡的一片黑暗裡。因為沒有人所以沒有開燈,不光是為了省電,同時也只是因為沒有那樣的必要性而已。她轉過頭,是矢島。 「這個嗎?」把視線拉回手中那個、基本上是白色的、細長的圓柱狀物體上。她輕笑了出來,對方的神情帶著詢問卻又有點平靜,「是菸啊,舞美ちゃん不知道嗎?」什麼時候都這麼漂亮的一張臉,她看著那樣的對方回答,腦中卻滿滿是對於自己努力改口的暱稱感到的排斥。 「知道,我看過。」其實不是真的要問的,但是那個人卻認真地回答了。「嗯……我不是要問這個。」她偏了偏頭看著那個人陷入猶豫,像是不知道該用怎麼樣的措辭才好的神情。如果用寫的就不會有這種困擾了,她想起眼前這個人其實很不錯的文筆。可惜就是考慮太多了呢,所以才會常常陷入像現在這樣的情況。 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以啟齒的問題,她覺得有趣地站了起來,沒拿菸的那手拉齊亂了的衣襬。「不抽喔,這大概是哪位工作人員不小心掉在這裡的。妳看。」她從口袋裡拿出菸盒,剛剛打開的時候裡面還有大約一半的內容物在裡頭。這麼不好聞的東西,直接吸入的當事人感覺到的到底是怎麼樣的味道呢?當時的她想著這樣的事情抽了一根菸出來。 「啊、原來是這樣。」她簡直看到那個人鬆了口氣地這麼喃喃開口。「まのちゃん這樣看起來更像大人了呢。」停頓了一下,那個人露出了微笑這麼對她說,視線落在她左手指尖。 已經成年了,的確是大人了呢就某方面來說。「但是矢島さん還是前輩喔,而且比起我來,更有年長者的氣氛。」將那包菸放回口袋,她端詳著手上那根到目前為止都完好如初的菸。才沒有這種事。眼前的人這麼說著笑得有點心虛、有點無奈,又有一點被稱讚時的喜悅。真是容易理解,她也跟著露出微笑,「矢島さん,要試試看嗎?」 「嗯?試什麼?」那個人愣了一下,然後看了看她的表情,最後她們的眼神相聚在半空中的她的左手上。「咦、不行,不行啦!」那個人慌慌張張地後退了一步,像是她會就這麼直接把手上的東西塞進對方嘴裡一樣,「不可以,法律規定不行……啊,まのちゃん可以就是了……」企圖說服到一半,那人突然想起她已經成年的事實音量落了下來。 まのちゃん要試嗎?沉默地凝視著她的這個人眼裡彷彿寫著這樣的問句。這麼簡單明瞭是不可以的啊,矢島さん。她在心中嘆了口氣,對於那道混合了太多情緒的眼神感到複雜。「開玩笑的。」如果被發現的話就慘了,這種事情她當然是知道的,就算成年了不會有法律上的問題,就形象上來說可是無法挽回的影響。 「欸──?不要開這種玩笑啦まのちゃん。」那個人笑著抱怨得一點怒意也沒有,一邊靠近她左手像什麼動物似地聞了幾下,「嗯?味道跟別人抽菸的時候聞起來不一樣呢。」 「是啊。」她剛剛也聞到了,那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菸草味了吧?與二手煙比起來少了燒焦的那種苦味與灰燼的味道,多了種植物會有的氣味深度與生物特有的溫潤嗆味。不知道該說是好聞還是不好聞的味道,但是就算皺起眉頭卻還是會想再湊過去一次的那種。「不過,矢島さん覺得那種事情是真的做得到的嗎?」她開口,將那個人的目光拉回自己身上。 因為剛好微彎著身體,所以對方難得地變成了往上看著自己,「嗯?哪種事情?」這個角度的視點感覺很新奇,充滿著另一種味道。她一邊想著這樣的事情,一邊覺得但果然還是平常的樣子更好,有種仰望的氣氛,像是在凝望著什麼一樣的那種。 「漫畫裡面會有的那種。」她說,看見對方理所當然的困惑眼神,「就是那種,其中一個人用點燃的菸把另一個人的菸也點燃的場景。」不知道是不是正在思考實際上的可能性,那個人眨了眨眼看著她。於是她又問了一次,「矢島さん覺得呢?」 嗯……。那個人歪著頭發出了思考的聲音,眼神的焦點穿過她不知道現掉落在哪裡。就像煙灰一樣,搖搖欲墜。她微笑。 「直接接觸的話,這麼小的火,感覺上應該會直接熄滅才對。」她接著又說,端詳著手中拿著的那根、就體積上感覺起來還挺有份量的菸,「實際上到底點不點得著呢?不覺得很好奇嗎?矢島さん。」 那個人在聽見名字的時候看向她,像是想說什麼地張開了嘴,但最後只是微皺起眉地彷彿還沒有找到結論。「大概、會熄掉吧?」最後那個人用著遲疑的語氣開口。為什麼?然後在她追問了之後像是很困擾地抓了抓頭髮,「唔……感覺起來,因為漫畫裡的東西,不都是這樣的嗎?」 對方低低的疑惑在長而空洞的走廊裡顯得不可告人,身後的那頭遠處是無人的黑暗,面對的這個方向也只剩下幾盞燈,再過去一點是轉角,轉過去也只是沒有打開的日光燈。如果往下或是往上走、到遠一點的哪個房間的話,或許還有人再也不一定。 「來試試看吧?」在孤獨的日光燈下,她輕輕地問,用的是悄悄話的音量,靠近了在對方的旁邊。 「咦?」原本還沒有很專心的那個人愣住了,然後像是發現她沒有打算要說只是開玩笑地,那個人神情帶著些緊張搖搖頭,「不行、不可以啦,抽菸這種事情……」本來想後退的步伐在她右手一拉後只能留在原地。如果用力的話就可以輕鬆掙脫的,而且她只是稍微拉住而已,但那個人只是繃緊了身體緊張。 「嗯,不可以抽菸。」那個人點點頭好像想要跟著說點什麼,但她在那之前又繼續,「所以只是點點看而已,點著了之後就滅掉,沒有點著的話,就完全不算是抽菸了不是嗎?」沒有點頭,那個人只是皺著眉露出了困擾的表情。其實有很多地方可以反駁的,但是這個人太溫柔了,所以利用發言者的言論去反駁這樣的事情,幾乎是沒有打算要做的吧。 「可是……」她偏頭露出等待的表情,成功地讓眼前的這個人又多了一分遲疑。「雖然是這樣,可是、被發現的話會很糟糕的,而且規定未成年不可以……」最後還是又繞回原本的癥結上了。其實就算成年,身為偶像也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呢,尤其是這個人做了的話,一定會在支持者間掀起軒然大波的。 但是寂寞的日光燈只是慘白。「但不是要抽菸啊。只是想試試看有沒有辦法點著而已。」她又強調一次,加強了語氣,「而且,這個時間了這裡不會有其他人的,只要不被發現就好了。就算不小心有一點菸味,上次也看到工作人員在這裡偷偷地抽菸。」聽起來簡直就是無懈可擊,她看著只是越來越困擾的對方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嗯?」 可是──……。這樣的低喃碎在她的詢問後面不成聲。「那、まのちゃん直接用兩隻手拿著點點看就可以了不是嗎?」最後在她懇求的眼神下,那個人用著妥協的語氣與神情近乎哀求地問了。 「可是這樣就不一樣了,做實驗的話情況一定要一樣才可以。」她堅定地駁回,眼前的這個人看起來好像不光很困擾還有點低落了。其實不需要這麼堅持的,如果只是想要實驗一下的話,用手拿著點當然沒有問題。其實原本也不特別想著要完全臨摹那個場景,但是既然對方都已經設想好了,那麼就這麼照著走下去遠比其他劇本都還要更好。 左邊、右邊,她左手的菸,她右邊的肩膀,最後那個人的眼神回到她的臉上,然後突然亮了起來,「啊、可是沒有打火機!」然後露出了安心了的笑容,那個人帶了點可惜的語氣繼續,「沒有打火機的話,就算答應了也沒有辦法呢。」 所以說這個人,這麼簡單明瞭真的是太過分了。她看著那個太過單純的安心笑容只是又一次地這麼覺得。「有喔,打火機。」她從口袋拿出那個銀色的小方塊時,眼前的人愣住的神情也還是那麼地缺少雜質。「跟那包菸一起掉在這裡了。」她指著旁邊的長椅說。 那個人的鬥志好像都被消磨掉了,只是有些埋怨有些無奈又有些困擾地看著她手上的打火機,最後像是放棄一般地開口,「只要點著或是滅掉就可以了對吧?」然後像是要簽訂什麼賣身契一樣地重新地確認了一次。 「嗯!」她用力點點頭,表現得像是很急切。其實拒絕就好了,這種一點也不合理的事情,畢竟這可是犯法喔?更何況現在沒有人,但是不代表真的就不會有人經過。萬一有人經過的話怎麼辦呢?一定馬上就會上雜誌封面的。 緊皺著眉,那個人最後一次凝視著她,用著太過簡單的眼神與太過簡單的要求。所以她也只是簡單地假裝沒有看懂。「嗯……好吧。只是試試看而已喔?」 「只是試試看而已。」她斂起笑容,重複了一次試圖讓對方安心,但好像沒有什麼用。抱歉、讓妳這麼困擾。她想著,卻只是從口袋拿出那包菸,然後從中又抽了一根出來。「如果很擔心的話,閉著眼睛也沒有關係喔?只要一瞬間就好了。」那個人只是輕輕地點點頭,沒說什麼。 她自己先叼了一根,雖然還沒有點火,但是口腔裡突然充斥著一股濃烈的、菸草的味道,不至於到會咳嗽或無法容忍的地步,但也不像是糖果那樣令人喜悅的味道。她皺起眉頭,但又立刻放鬆。只要當作是草的味道就好了,而且實際上也只是如此。 那個人緩緩地伸手,但她只是直接將手上另一根菸湊到對方嘴邊。那個人猶豫了一下,然後張口含住最尾端,幾乎要掉下來的程度。 「要閉上眼睛嗎?」她問,那個人只是維持著稍微皺著眉的表情搖了搖頭。「閉上眼睛的話,比較沒有責任喔。」才怪。但她含糊著口齒地說了,嘴裡叼著東西講話果然還是很不習慣,這跟吃棒棒糖又是兩回事。那個人無聲地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閉上了。 其實不要的話,拒絕就好了啊。她試了兩下才點燃打火機。慘白色的日光燈下,空空的長廊,暖黃色混著冷藍色的火焰在手中搖晃,淡白色的香菸從這個高度看起來有些扭曲一定是錯覺吧。 「矢島さん。」她急急地低語。 「什麼?」白色的香菸碰到了白色的香菸。 她伸手將比自己高的那個人往下帶,深怕會熄滅了什麼地緊緊抓住對方,那個從頭到尾都沒有說好的親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