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oppelgänger 1

「怎麼了?」なっきぃ從手機畫面中抬頭看她,她張開口後又閉上,兩手在半空中形成一個有點微妙的姿勢。果然還是跟舞說好了?可是一定也不會得到解決辦法的,在這方面的話,なっきぃ感覺可以依賴──但也很難講。她皺起眉,發現自己居然慌亂到了這種地步。「嗯?」挑眉了。 她搖搖頭不敢挑戰なっきぃ的耐性。「沒事。」她露出往常般的笑容,然後晃著拍拍なっきぃ的肩膀,接著被輕輕擋掉。多虧なっきぃ的反應,感覺自己也稍微冷靜一點了。反正現在的問題還不嚴重,應該也不至於影響到這幾天的工作。沒問題的,越少人知道越好,自己解決吧!她暗自下了這個決定。 她深呼吸幾次,決定去領回那個被自己叮嚀暫時待在換衣間裡面的那個人。其實如果可以的話,她覺得自己應該要把門鎖上才對,但是先不提這麼做好不好,換衣間的鑰匙也不是她會拿得到的。現在就只能希望那個人有乖乖地待在裡面了,還有就是希望不要有任何人進去,雖然今天目前為止應該都不會用到那裏才對。 依照約定敲了五下門,裡面傳出解開鎖的聲音。她推開門,然後看到裡面的人之後感到一陣自己覺得其實不應該的放心。「舞美ちゃん,我回來了。」她帶上門微笑著說。雖然剛剛因為匆忙所以只交代在這裡等她還有一定要聽到五下敲門才能開門,但是眼前的人乖乖地待在這裡真是令人感到還好是舞美ちゃん。 雖然嚴格來說的話,應該是舞美ちゃん們。 「愛理去哪裡?」「歡迎回來」眼前兩個長得一模一樣但是衣服不一樣的人對她說,等等、不要同時講話,這樣會混在一起。她頓了幾秒才聽懂同時冒出來的兩句話。 「去冷靜了一下而已。」她伸手拍拍抓住了她衣服的、那個穿著白色運動服的舞美ちゃん,誠實地回答。本來想要跟なっきぃ商量的,不過搞不好なっきぃ看到這景象之後會比自己還要混亂,所以果然還是算了。「這是怎麼回事?」她終於問出這個原本應該要馬上問的問題。 「剛才休息之後醒來就變成這樣了。」這句話倒是一模一樣。她點點頭,的確剛才有看到舞美ちゃん在空的休息室裡趴著睡覺,因為怕吵到她所以她們其他人都在別的房間裡聊天或是做其他的事情。不過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說起來,這是真的嗎?會不會是假的?「愛理、怎麼辦?」「今天沒有做什麼不一樣的事情啊……」兩個相同的聲線又同時傳過來,她晃了晃有些錯亂的腦袋。 「等等、不要同時講話。」因為是同樣的聲音所以都混在一起了,她想起了聖德太子,覺得或許在這種情況下那位歷史人物也會分不清楚。「不過這兩天沒有工作,所以應該沒有關係……不過、就算有工作也沒有關係吧?舞美ちゃん還記得嗎?之前的事情。」如果忘了舞步或是什麼就糟了,她有些擔心地問。 「嗯!」好有立體感的回答。她突然莫名地覺得哪裡有些令人感動,畢竟自己可能是世界唯一一個聽過這樣聲音的人了。 「嗯,那就好。」她點點頭繼續思考,既然是睡覺醒來後發生的,那就不是舞美ちゃん做了什麼所以才變成這樣的了。不過比起原因,還有一件要確認的事情,這兩個是不是真的都是舞美ちゃん?雖然這麼問讓人覺得有點不安,可是萬一真的其中一個不是的話……總之,得先確認才行。 但是要怎麼確認?她看著眼前這兩張一模一樣的臉,雖然沒有實際確認過,不過看身形的話顯然全都是一模一樣的。剛剛也聽過完美的立體聲了,生理的部分看來沒有什麼可懷疑的。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只剩下記憶之類的部分了。 「舞美ちゃん,還記得上個禮拜五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今天才禮拜一,這個時間應該不至於太困難吧?她問,然後在看到兩個人同時要開口時,急忙伸手指向左邊那個,穿著灰色運動服的舞美ちゃん。 「下午在舞蹈練習,早上天氣很好,所以跟ルーキー去散步。」她點點頭,的確下午在舞蹈練習沒錯,不過早上她就不知道了。但是沒關係,她接著指向白色運動服的舞美ちゃん。「我也跟ルーキー去散步了耶!」結果這個舞美ちゃん看著另一個舞美ちゃん回答得很驚訝的樣子,「啊、晚上跟愛理傳了很多簡訊。」接著像是突然想起來地笑著又補充。 的確是。她露出微笑。 她還記得,那天晚上跟舞美ちゃん傳了內容不知不覺變得很長的簡訊。雖然一邊說著變成長文真是抱歉,但是舞美ちゃん的下一封簡訊還是那麼長。不過比起來,她反而覺得這樣比較好,完全不是需要道歉的事情。不過果然會在意這樣的事情的才是舞美ちゃん。 說到這個,剛剛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呢。她從記憶回到現實,眼前還是有著兩個舞美ちゃん。真是不知道該不該感到困擾的情況。她皺起了眉頭想,雖然覺得目前情況很糟糕,但是其實也說不上來哪裡不好。雖然兩個人回答的答案都是正確的,但是這並不代表就一定都是真正的舞美ちゃん。但換句話說,也沒有方法可以肯定了。 總之,就先假設兩個舞美ちゃん都是真的吧,雖然很不可思議。她嘆了口氣,「那麼……這就是、分裂了?」在這句話之後的,是兩個連歪頭角度都一模一樣的、困惑表情。從目前的情況看來,大概真的是這樣了吧。這是什麼啊?簡直像是漫畫還是小說的情節。 但是為什麼會這樣呢?不可能突然發生這種事情,一定有什麼理由。分裂──分裂的理由──……。怎麼想都想不出來,課本上才不可能教到這種東西,學了的生物現在也派不上用場,分裂生殖是不可能的吧、不管怎麼想都。畢竟明明就是人類啊。 唉,她覺得腦袋裡都一片混亂了,比考常常缺課的數學時還糟糕。「舞美ちゃん記得什麼不尋常的事情嗎?最近。」她不抱太大希望地試著問,結果果然是搖頭,而且還是兩份。「沒有嗎?或許有漏掉的,比方說吃了什麼沒吃過的東西之類的……」她試著提示,希望能因此找到一些線索,但等待了之後得到的還是只有搖頭。 到底該怎麼辦呢?她第一次覺得這麼無力,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對不起,愛理……」「愛理,還好嗎?」兩道聲音又混在一起傳了過來,含著歉意變成了兩倍地讓人難以丟著不管。「啊、對不起……」好像是突然意識到又不小心一起講話,這次是立體聲的道歉。 沒關係。她安慰地笑著搖搖頭,覺得同時被兩個舞美ちゃん用抱歉的眼神看著,效果有點太過頭了。真可愛,而且還超過兩倍。她輕輕地笑了出來,然後接收到加起來變得更多了的困惑。雖然很可愛,讓人覺得或許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歌迷們一定也會很開心吧?但是果然還是得想想解決的方法,不然萬一被抓去作實驗怎麼辦?這樣一想的話她又突然覺得有些擔心。 而且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們的隊長就有兩個了,練舞的時候也會亂七八糟的,配唱也得全部重新分了。啊、不過舞美ちゃん是同一個,一起唱就好了吧?她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突然覺得好沒現實感。或許有問題的是自己也不一定。她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然後在被其中一個拉住手後放棄了這個想法。 果然是真的。她摸了摸眼前的兩個人,然後看她們笑著一邊躲一邊說好癢的樣子,覺得果然沒那麼簡單。舞美ちゃん把我想得太厲害了啦。雖然想要這麼小小地埋怨一下,但是又覺得很高興,對於對方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自己,而且也只有告訴自己的這件事情。 放在口袋手機突然震動嚇了她一跳。她拿出來,發現是舞。噓……。對著舞美ちゃん們比了個安靜的手勢,她接起電話。 「愛理~?妳在哪裡?」舞的聲音清楚地傳了過來,大概是舞美ちゃん也聽得到的程度,她看了好像有點想要講話的舞美ちゃん,用手比了個不行的姿勢、強硬地。「我們要回去了喔,要等妳嗎?」 「啊、嗯,不用。」她一手指向房間的另外一邊角落,命令兩個人去那邊待著。雖然很可憐,但是如果讓舞美ちゃん也聽電話的話一定會曝光的,畢竟是那個天然等級無法想像的舞美ちゃん嘛,而且還是兩個,只要一起講話情況就會變得難以解釋。「妳們先回去吧?我在找東西。」 「找東西?需要幫忙嗎?」好體貼的舞ちゃん,但是現在不是能夠因此感到開心的時候。「愛理在哪裡?舞幫妳一起找比較快。」 「不用、不用啦。」她在換衣間,這種事情講了一定會被問為什麼的,所以不能這樣回答。她只好避重就輕地敷衍過去,「舞美ちゃん也在幫忙了,所以沒關係。」說謊是不好的,對不起。她對著神明和內心的罪惡感說,但是這種情況的話實在是不得不的事情。 「舞美ちゃん也在?那換人聽一下,我要跟舞美ちゃん說再見。」咦、這什麼有點強人所難的要求。她還沒來得及回應,在旁邊的兩個舞美ちゃん就已經很開心地跑過來一副想要把電話搶過去的樣子。光是一個就搶不過了,更何況是兩個。她露出不高興的臉,用力地再次指向角落,然後看著兩個很失落的舞美ちゃん慢慢地退回去。「喂?愛理?有聽到嗎?話說妳們在……」 「啊、那個,舞美ちゃん剛剛去廁所了。」她打斷舞ちゃん即將的問題說,然後看見旁邊兩個舞美ちゃん向她投來幽怨的眼神,裡面還包含著騙人的指控。這也沒有辦法啊。她扁了扁嘴,覺得這兩個窩在一起畫圈圈的人真是不在狀況內。「舞ちゃん、先這樣,好像有電話。」咦、等。在舞ちゃん還沒來得及回答之前,她逃跑似地掛掉電話。 「愛理騙人──」「愛理是騙子──」兩個蹲在角落的舞美ちゃん看著她一臉不滿地抱怨。不要騙子、騙子的說!她從上往下看著眼前這兩個人,有種想要一人打一下的衝動。如果是なっきぃ或舞的話一定就打下去了,話說回來舞美ちゃん到底有多喜歡舞ちゃん啊,這種時候才不是講電話聊天的時候吧。 「現在、該怎麼辦?」明明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決,結果這兩個人卻一心只想著要抱怨沒讓她們聽電話的事情。真是的,她一個人不能解決這整件事情啊。嗯?她看著舞美ちゃん們露出有些呆然的表情看著自己,覺得果然這個人、應該說這兩個人什麼也沒想吧。「差不多是該回家的時間了,舞美ちゃん呢?要就這樣回去嗎?」 「啊!」好像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她聽著驚覺的立體聲滿意地點點頭。「果然、只能住外面……」灰色運動服的舞美ちゃん沉默了一下子後說,結果白色運動服的舞美ちゃん馬上搖頭。 她剛才也想過了,但是住她們家是不可能的。母親與舞美ちゃん的媽媽太熟了,如果說舞美ちゃん今天要來住的話,一定會打電話說的,順便還可以聊天。就算想偷偷溜進去大概也是不行的吧,房間裡也沒有地方可以藏,更何況還有吃飯、睡覺之類的事情要解決。她們家不行的話,就更別提其他成員家了。 「不過、哪個舞美ちゃん住外面呢?」她問,然後看見眼前的兩個人互看後一臉困擾的表情。感覺上好像只剩下這個解決方法了,不然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或許就這樣睡一天之後就解決了也不一定,小說跟漫畫裡不都是這樣嗎,偶爾的突發事件,純粹娛樂而已。「不過……」有點危險。她嘆了口氣。再怎麼說,讓舞美ちゃん一個人住外面感覺很危險,沒有經紀人跟著,也不可能請公司幫忙訂房間。未成年一個人外宿,果然還是不太好吧。 「沒關係,我住外面吧。」灰色的舞美ちゃん笑著說了,用著像是為了讓她們安心的輕快語調。「身上的錢應該還夠今天晚上的,明天的份就拜託妳了。」一邊說,灰色的舞美ちゃん搭上白色的舞美ちゃん的肩膀。 「可是……」白色的舞美ちゃん皺著眉頭猶豫了一下,「還是輪流吧,今天是妳的話,明天換我住,這樣就沒問題了。」這麼說完後,灰色的舞美ちゃん考慮了一下,最後點點頭,好像達成了兩個人之間的協議。 不過才不是這樣就沒有問題了吧?她嘆了口氣,不管哪個舞美ちゃん去旅館住問題都很大啊,又不是其中一個就能夠讓人放心,更何況輪流的話就更沒有意義了。如果原本的舞美ちゃん是睡在旅館的那個的話,那麼恢復的時候不就會在外面了嗎?早上的時候發現女兒突然不見,舞美ちゃん的家裡一定會騷動一陣子的。 「還是想想看有沒有其他方法好了?」最後還是覺得不太好的她提議,「如果拜託比較少一起出去玩的……」 「沒關係啦,愛理不用擔心。」灰色的舞美ちゃん笑著打斷了她,「沒問題的,我很強的喔、不要小看我。而且搞不好明天就恢復了。」哪裡強了啊?她聽了這種話之後反而更擔心。不知道要擔心的人才是最危險的啊。萬一發生了什麼事、就算明天會恢復也來不及了。 「嗯,沒問題的。」在她還沒開口之前,白色的舞美ちゃん也跟著搭話。不要連妳也附和啊。雖然想這麼說,可是畢竟兩個都是舞美ちゃん,會變成這樣也是理所當然的。「就這樣決定吧。愛理也不能太晚回家吧?」如果可以的話,她真想問問這兩個人笑容中的這股自信到底是哪裡來的。 舞美ちゃん決定了的事情就很難改變。知道這件事情的她嘆了口氣。看來今天是沒有辦法的了,現在也的確不是能夠繼續拖下去的時間,再繼續爭論的話就算到了晚上也沒有辦法解決。這樣的話至少去她比較熟的飯店住吧。「好吧。」沒有辦法讓舞美ちゃん借住的她只能妥協。 「嗯。」灰色的舞美ちゃん拍了拍她的頭微笑,她只覺得自己如果能幫上忙就好了。「那我去拿一下東西!」等等。她伸手卻來不及制止,灰色的舞美ちゃん已經出去了。 「舞美ちゃん……」她轉頭看另外一個舞美ちゃん,對方露出了很無辜的表情。不是我……。她看見幾乎寫著這句話的那張臉,覺得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雖然應該是錯覺,但她怎麼覺得這個舞美ちゃん看起來比平常還要可愛。一定是一直看到兩個,所以眼睛也快要錯亂了吧?「我們也出去吧?現在這個時候,應該也已經沒什麼人了。」她提議。而且其實這裡離練習室很近,應該說根本就只有幾步的距離而已,對速度很快的舞美ちゃん來說大概只是一瞬間的程度而已。 「嗯。」白色的舞美ちゃん笑著點點頭,勾住了她的手。嗯?哪裡有點微妙的違和感。雖然這麼覺得,但是又不知道是哪裡有問題,明明就都很自然。她歪著頭一邊困惑,一邊打開換衣室的門。 「啊、矢島さん──。」來不及了。在她聽見這個聲音的瞬間,門已經被拉開了。灰色的舞美ちゃん在外面,而旁邊站了一個她沒想過會在這個時間、這個情況下出現的身影。糟糕了、天大的糟糕。「咦?」她看著真野ちゃん露出驚訝的神情,覺得這真的是最糟糕的發展了。 「原來如此,矢島さん分裂了,而且原因不明,是這樣嗎?」比她所想像的還要冷靜,真野ちゃん聽完她根本只有兩三句可以講的解釋,馬上就進入狀況了。不愧是真野ちゃん,但她不太確定這是不是好事。「既然這樣的話,我可以幫忙喔。」真野ちゃん露出了笑容說。 「幫忙?」她問,身旁灰色的舞美ちゃん沉默地等著接下來的話,白色的舞美ちゃん則是歪了歪頭。說幫忙,應該不是指分裂的事情吧? 「嗯。其中一個矢島さん可以先住在我那裡。」真野ちゃん點點頭說,看起來明明就是很誠懇的樣子,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卻冒出不太好的預感。「我一個人住,所以沒有關係。是公司安排的公寓,所以安全性也不用擔心吧?」的確是這樣沒有錯,但是……。她轉頭看向正在考慮的舞美ちゃん,不管是哪一個好像都覺得這是個好方案。 「真野ちゃん,不覺得難以相信嗎?」她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這種事情,一般人遇到了都會覺得難以置信的吧?自己知道的第一時間也慌張得想要跑去問なっきぃ該怎麼辦才好,雖然馬上就冷靜下來了。但是真野ちゃん卻毫無質疑地相信了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 「覺得啊。」真野ちゃん像是聽到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笑著拉長了音強調,「但是實際上就有兩個矢島さん就在面前不是嗎?」真野ちゃん一邊反問,一邊拉起了灰色舞美ちゃん的手,而舞美ちゃん看起來很開心地就這樣被牽著。 她想起來了,心中的預感具現化成了明顯的輪廓。真野ちゃん好像很喜歡舞美ちゃん的樣子。 雖然這樣應該也不是什麼壞事才對,不過為什麼會覺得不太好呢?「真野ちゃん……真的可以嗎?」但是現在眼前也沒有其他的解決方法,比起來,借住在真野ちゃん家裡應該是最好的選擇了,而且也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事情。 「嗯。沒有問題的,鈴木さん。」真野ちゃん笑著點點頭,「就像只是去朋友家玩一樣而已嘛,對不對、矢島さん?」然後對著灰色的舞美ちゃん這麼問。 「嗯,是啊。」灰色的舞美ちゃん點點頭對她笑著說,「愛理太過擔心了啦。」邊說還邊還拍著她的肩膀。才不是這樣的問題呢。她轉頭想徵求另外一個舞美ちゃん的同意,「沒關係啦。」但是卻被這麼回應了。 也是,兩個都是舞美ちゃん嘛,根本不會有不一樣的答案啊。她嘆了口氣,點點頭。「我們家的隊長就拜託妳了。」她帶了點無奈的口氣這麼說,試圖想要說服自己消弭心中的那份不安,但效果好像不怎麼樣。 「哪裡、哪裡。」微彎著腰這麼回答的真野ちゃん,心情好像很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