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二〉GN

『下午三點四十分,會議結束。』 急而短促的一聲嗶響參雜在談話聲中不甚明顯,立刻按掉眼前螢幕上出現的提醒訊息,她困窘地急急四處瞄了下,眾人目光依然專注地凝聚在站著的發言者身上,在螢幕的屏障後她暗自鬆了口氣,顯然剛剛那聲是沒人發現。 幾句鏗鏘有力的結尾,發表內容雖已算精簡卻依然冗長的人終於結束最近工業發展情況報告。 其實身為特殊安全危害情況處理隊──代稱『喪籠』──小隊長之一的她,根本不需要來參加這個每月固定兩次的沉悶會議,但那平日一向不正經的部門總司令為了逃避責任,早在她剛升任為小隊長之時就用矇拐的方式,硬是將這個不討好的工作交給她。 於是每個月兩次,她都得在這裡聽上幾個小時的長篇大論。這會議室就同此棟大樓其他各個地方一樣,全部都由全球最出名的設計師親自設計,所有角落皆是半徑小得容易忽略的圓角構成,材料雖以金屬建材為主,卻因為高技術的人工修飾而感覺不到那種專屬於礦物的灰冷感,地面也經過手續複雜的處理,無論在上面如何活動也不會發出傷耳的隆隆聲響。 為了採光而設計的落地窗此時被幕簾遮掩,天花板上並沒有直接設置電燈,照明設備全是安置在地板角落、側邊光條與天花板凹陷處,不是覆蓋的透明板經過霧面處理,就是將燈藏在夾層中使光從缺口反照出來,整個空間因米色光源與反折照明設計而顯得柔和,卻又沒有任何一處有死角。 但即使這裡待起來應該令人感到輕鬆舒適,一篇又一篇的枯燥報告總還是讓她的注意力不聽使喚地散去,就如飄落水面的塵埃般無法凝聚。認真如她也曾經試過專注在會議上,但總沒有成功維持完整一次過,尤其會議結束時間總是被延後得過度。 像現在,剛剛那從重工業型海都來的首長秘書才坐下,另一名穿著白色研究袍的研究員立刻起立發言。方才由她面前電腦發出的那個結束消息,準確率就這麼再次被人為壓制成百分之零。隨著發言者的研究報告開始,她支著下巴讓視線自然而然停留在斜對面同樣穿著白袍,一臉認真地聽著的人身上……怪了,她怎麼覺得突然眼前的人臉色好像變得凝重起來? 「玉置,住口!」某道頗具威嚴的聲音打斷幾乎已經成了背景音樂的報告。 恍惚間突然被這麼一嚇,訓練有素的她手早在自己腰際摸過一回,要不是因為進來時必須繳交槍械、武器,剛才出聲的人也許已經亡於蓄勢待發的她槍下。定下神的她趕緊放鬆自己,免得不小心一個反射動作波及旁人。 房內氣氛不知何時已經變得異常緊繃,站立著的研究員齊了齊手上沒有絲毫雜亂的資料,高傲的削瘦臉上透著冷怒,「近年來人口比例已經越來越懸殊,岩谷,人口不斷上升的同時,糧食培育問題可是還沒有徹底解決。」 臉上帶著鬍渣的男子隨著拍桌動作站起,她漠然地忍受這過大噪音,「但是也不該將這個還沒經過驗證的假設就這麼提出來,種族間這種行為只會造成更多麻煩的暴動!」隨著激動的言語,岩谷臉上染了一層暗紅。 「你這番話已經嚴重輕視我族的品格與能力,岩谷高等研究員。」那名為玉置的發言者將話題一挑撥,房內好幾人立刻以責難眼神看向方才男子,「身為人類的前研究員石川好像是你的摯交?」意見的衝突與岩谷的憤怒她全看在眼裡,但目前並不是她能插手干預的範圍,斜前方那個一臉認真的人也還只是靜靜聽著。 「夠了,都先冷靜點。」先前一直保持沉默的主席終於在關鍵時刻開口制止,迫於都聯政府最高決策者之一的命令下,她看著兩名顯然是不同派系的研究員各自歸位。「剛才的報告被打斷,相信在座除了研究單位相關以外的各位都還摸不著頭緒。」她在心裡暗自點頭附和這話。 清了清喉嚨,主席看向她也看習慣了的方向,「首席研究員,請替我們詳細解釋一下?」 略點頭後,那抹身影站了起來,及肩的微翹長髮晃出她笑意的弧度。氣氛比起剛剛好像緩和了不少。她或許帶有些私心地這麼在心裡偷偷想,專心等待那人接下來的發言。 「前幾日,研究所有同仁提出假設,人類死亡後的遺體依照自然定律推算,只要稍加處理、稀釋後,應該就可以達到與天然土壤相同的功能,並且能夠提供給所有族類。」那人的解釋穩當地進行著,胸前寫著『安倍』的小牌子在意義上比實際來得顯眼。 她聽著在一點點停頓後繼續的發言,「但是這個方案目前還只停留在理論的階段而已,如果考慮到許多遺傳問題與塗素殘留等相關……不、是毒數,呃、我是說毒素!」原本很順利的話中突然出現語誤,包含主席在內的眾人不禁笑了出來,她忍不住帶了點安慰與好笑地對正感到不好意思的安倍露出笑容。 「好了,總之是瞭解了個大概。」主席充滿笑意地總結,嚴肅的事情在這樣的情況下變得輕鬆,「這種事情必須先經過多次實驗確定後才能考慮,但對於社會的危險性太大了,都聯政府可能決定採用的機率並不高。那麼後續相關處理就麻煩妳了,首席研究員。」 「嗯,知道了……」語尾被掩蓋在羞赧的表情下,讓她停不住心裡近乎傻笑的淡弧。 「那麼,這次的會議就先到這裡,不繼續耽誤各位的時間。」主席這麼宣佈,然後率先起身離開,前方電腦正在自動關機,紛紛離席的人們經過,她拉出垂掛在胸前衣服底下的項鍊,設計成表的鍊墜上顯示著比預定時間還晚了將近一個小時。 終於啊……。她鬆懈地吐出一口氣,雖然才離會議結束沒多久,但房裡很快就只剩下她與安倍兩個人。那個人正在整理其他研究員遺留下來的報告,還有桌上幾本顯然是從都聯圖書館借出的書,全部加起來都快要有半個自己這麼高了。 領回自己配槍、佩刀的她走到安倍身邊,「需要幫忙嗎?」卻在問完後直接拿起桌上至少三分之二的資料與書籍。啊……這重量對普通人來說還真的有點沉。她看著那個應該拿不動的身影慶幸自己有幫忙地想。 「啊、好……謝謝。」原本被嚇了一跳的安倍說出有些遲的回應。「是……後藤さん吧?」然後微笑抱起桌上所剩不多的東西,往門外走去,白色長袍幾乎貼地地搖曳。 咦?怎麼會知道?她帶了點彷彿被發現的不安在心裡疑惑,邊捧著書和安倍一起走出房間,門在兩人身後自動滑上,是早就聽習慣了的細微氣壓聲。 也許是從表情中看出她的疑惑,「因為很厲害呢?後藤さん。」走在左側的安倍這麼帶著笑意向她解釋。「就連在這裡的生化衛都都很有名喔。」 「有名?」完全不知道這種事情的她往身旁看去。 「因為聽說是高材生啊,即使是不知道後藤さん所屬小隊類型的人,也都聽過後藤さん在訓練時的漂亮成績。」她聽著安倍這麼說,心裡立刻浮現那個總是喜歡拿自己成績到處去炫燿的總司令。 上級當時不是交代了要低調嗎?她在心裡受不了地嘆氣,懷疑總司令怎麼會被那種人當上。如果像這樣到處說的話,她們這個部隊特地獨立出來成一個單位就完全沒有任何意義了不是? 「那種事情沒有什麼的……」她說,然後往前加快速度了幾步,「那個、這些要拿到哪裡?」站在空氣動力的電梯前,她按了按鈕後回頭問安倍。 「第三研究所。」圓形的電梯順著透明管道高速滑近,經由氣壓緩衝停在門前。她先走了進去,不過突然想起自己其實也不知道對方所說的地方到底在哪裡,只好按著開門鍵等待,尾隨進來的安倍笑著看了她一眼然後按了地下六樓。 幾乎感覺不到有任何移動地,電梯下滑著。正當她看著樓層的顯示一邊覺得自己的舉動實在有些笨拙的時候,身旁的安倍開口對她說起話來。 「後藤さん。」她轉頭看向安倍,「對於方才在會議中引起爭執的主題,妳有什麼看法呢?」對方丟過來的問題有點太過龐大,她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畢竟實際上牽扯到的利害關係好像很複雜,而她說穿了不過是個軍人罷了。 「個人認為,如果使用這樣的技術可以從根本解決糧食問題的話,比起絕糧這樣的結果,那不需要說,至少一定是相當值得考慮的策略。」用詞不知不覺配合著對方變得不那麼輕鬆,她謹慎地挑選自己用來表達的詞句。 「但是會因此犧牲許多人類的生命,這樣也無所謂嗎?」安倍這麼問她,不過話中聽不出有什麼不好的意思,只是單純的討論。電梯停了下來,她跟著安倍踏出滑開的門,外面是從來沒有看過的地方。 純白色的燈光與環境,筆直而寬敞的走道往四方延伸,牆上偶爾有著指出方向與地名的標示牌,墨綠色的字體在同色箭頭上突顯,比起純黑或其他色調感覺起來已經親切許多。 在這裡可以隱約聽見空調運作的聲音,與其他樓層的寂靜不同,空氣好像也因此而清新許多。她跟著身旁的人散步似地走著時突然冒出這樣的想法,深深吸了口氣,她感覺思緒好像清晰了起來。 「如果因此解決了糧食問題的話受益最大的應該還是目前正活著的人類,我們並沒有得到最大利益。」她說,腳上軍靴踏在地面發出清脆聲響。安倍對於她所說的話沒什麼反應,表情依舊。「每個都聯公民都這麼認為,那些人類,不是我們進步的阻礙嗎?」最後她問出在心裡埋藏已久的問題。 「是有不少人這麼說,而且實際上或許也是吧。」安倍若有所思地點著頭這麼附和,即使講起這麼嚴肅的事情臉上曲線卻依然讓氣氛感覺柔和。「不過讓後藤さん估計的話,大概需要犧牲多少的人類才會足夠使糧食在十年、二十年內不虞匱乏?」往左轉了個彎的同時安倍問她。 實在是沒想過這樣的事情,她低下頭認真地思考,手中捧著的資料最上面是本關於基因鏈結的書,發現這樣事實的她趕緊移開視線,免得不懂這些的自己越看越頭痛。「兩個重工業取向海都加上其附屬衛都……大概就足夠了吧?」她迎上身旁人的視線,不是很肯定地回答。 「嗯~這樣啊……」而對方也只是表達理解似地回應,然後又在立刻迎上的岔路往右轉了個彎,沒有做出怎麼樣的評斷。 「安倍さん的看法是?」終於忍不住,她開口反問。從剛才到現在的途中一個研究員也沒看見,倒是經過了幾道實驗室的門,重重的防備措施讓這地方看起來帶了點森冷。 「唔~なっち的看法是什麼呢……」一手抱著書在胸前的安倍另一手支著頰做出沉思的樣子,然後惡作劇地笑了幾聲,「後藤さん猜猜看?」 咦?沒想到會是這種回應的她在心中不禁發出訝異,然後看著對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十足十孩子般的神情。 「啊啊,來不及了,作答時間到了喔。」她順著安倍指的方向看去,前方很明顯是重大機構的入口,光看就令人覺得相當厚重的門板聳立著,上頭只有兩個小小窗口可以略為窺視另一方的情況。 「到了啊……」跟著身旁的人在門前停下腳步,她看著走廊牆上大大『3』的標示不自覺地感嘆了起來。 「還沒呢,要先進行全身消毒才可以進去。這門後面的房間是消毒室,然後才是研究所內部。」一邊把手上資料放進牆上的小型電梯,安倍一邊解說。她搶在對方把自己手上那些也抱過去之前就先完成這些動作,對於她這樣的體貼,安倍報以感謝的微笑。 都到了這裡也沒什麼需要幫忙的了,自己繼續留著好像也沒什麼用處。這麼想著的她搔了搔臉最後還是決定離去,結果連步伐都還沒踏出就被已經結束開門程序的安倍拉住手。 「走吧?」眼前的人笑著這麼說,讓還沒搞清楚狀況的她徹底失去抵抗力,就這麼毫無反抗地被牽了進去。 「後藤、不隸屬這個單位的其他人員這樣進去沒有問題嗎?」被拉進類似走廊的消毒室後,眼角瞄著金屬門在自己身後關上的她有點錯愕地,問著這個有點過遲的問題。 「全身消毒過後就沒問題。」結果對方卻這麼回答,完全沒有對應到她所指的重點。「對了,等一下不要亂碰東西喔,就算不是化學藥劑,大部分的機械不當操作的話也都很危險。」然後又加上這句叮嚀。 「嗯。」她應了聲,在得到命令前不得擅自行動原本就是她們從小即被灌輸的規定,就算被強制要求違反也幾乎沒辦法的控制那種。 門緊關上後天花板亮起了藍色與紅色的燈,雖然有點刺眼但不會特別不舒服,她學著身旁的人靜靜地等待,面對進入第三研究所的自動門,左右兩邊牆壁表面自動滑開準備進行消毒程序。 感覺就像被乾洗過了一樣。被強風吹過又被不明液體灑過身上卻沒濕半點的她想,跟著身邊的人一起踏出消毒程序進行完畢的空間,幾乎是全白的研究區域暴露在不同於平常通道、房間的冷白燈光下。 無菌區就佔了右邊視線的一大半,厚重透明玻璃後擺的東西她連看也沒看過。許多大大小小的儀器以某種她不了解的原則安置著,實驗平台、辦公桌、電腦等她唯一熟悉的東西也有,倒是她細看了才發現不遠處架上的那些書籍、資料,就是自己剛才手上原本還捧著的。 研究所很大,雖然無法看見全貌,不過她憑感覺估計大小至少是剛才會議廳的十倍以上。這裡沒什麼人,看得見的部份只有七、八個研究員在而已,所以感覺起來又更空了一點。 「矢口,我回來了。啊、裕ちゃん也在?」拉著她往某張桌面前進的安倍,興高采烈地向那邊正在休息的兩人打招呼,「なっち帶客人來了,就是軍隊司令一直在說的、那個很有名的後藤喔。」第一次被這樣介紹,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 「喔~就是那個啊?」矢口──衣服上別的小牌子是這麼寫的──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沒想到連這種介紹都聽得懂,看來總司令真的太過誇耀了。「是不是我們的首席研究員又出了什麼差錯?迷路嗎?」矢口一臉認栽的表情問,她趕緊搖搖頭表示沒有。 「矢口──」好像是忘了放手的安倍還抓著她的袖口,一臉不服氣地鼓起臉頰出聲抗議。不過經過多次參與會議,她多少也見識過幾次……大概就是類似今天早些的那種情形。 在另外兩個人鬧了起來的時候,她看向在矢口身邊那個一直沉默地看著旁邊的人。是警察啊。她無奈地看著對方那身靛藍色制服外套,肩章上面的白色繡線是一條橫槓與一個都聯政府的圓形代表圖樣。應該是正式位階的最低階……因為是人類吧? 中澤裕子。她看見與編號一起鑄在銀牌胸前口袋上方的名字。對方拋來一個不太友善的眼神,她聳聳肩轉頭往另外兩個依然吵鬧不休的研究員看去。 都聯警察單位一向與喪籠小組不合,衝突事件也時常發生,平常她光是教訓下屬不準主動挑撥、惹事就已經很頭痛了,她可不想替自己也惹上麻煩。而且既然連名字都鑄得清清楚楚那顯然就是人類了。單位積怨加上種族仇恨,這可不是簡單可以解決的事,就算對方階位再低也一樣。 「哪個單位的?」結果沒想到對方先開口了,像是拘捕犯人那樣的口氣,她不禁想皺起眉。挑釁嗎?還是真的不知道? 看來這情況不說不行,否則會被找碴說是過於傲慢吧?「喪籠。」她不太甘願地說出口,對方臉色好像更糟糕了些,不過這次更摻了點懷疑。的確,偶爾也會有人打著這樣的名義到處亂闖。 從口袋掏出只有在正式場合時才裝戴的配件,她無奈地遞去。那是原本應該要有一端掛在左胸前,而肩膀上的另一端除了裝飾弧形垂吊之外還有籠形銀徽──背面刻有她的辨識號碼──的細鍊。雖然是在穿著禮服的時候才用得到,不過隨身帶著一方面可以當身份證明,一方面免得她每次要出席某些會議之類的時候總是找不到。 那個人類皺了皺眉頭,終究沒有接過。她只好笑了笑收起,隱約發現自己好像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撩撥了對方怒火。 「相處得挺不錯的?」在她們還沒有下一步的接觸之前安倍湊過來問,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所以只好含糊帶過,對方對此也不在意的樣子。不過另外一邊的情況好像就不太一樣了。 「咦?怎麼好像生氣了?」 「並沒有。」 「看~吧這不是生氣了嗎。」 不關我的事喔。她轉過視線撇清關係,明明就什麼也沒做,成為喪籠成員又不是自願的──雖然的確也不曾埋怨或抗拒過就是了。一陣聲響,她看去,安倍接起了不遠處的電話,打了招呼後向她這裡看來。 「啊,是,我就是。」點了點頭,對方顯然是頗有來頭的人物,她忍不住疑惑起對方究竟是誰。那個向自己投來的視線也未免太過頻繁了點……該不會是總司令吧? 「咦?什麼……啊,嗯,是的。對、全部,但是……嗯,那麼、是上面的命令嗎?」聽不見另外一方到底說了什麼,她聽著這樣斷斷續續的回答頓時覺得有些不安。上面的命令是什麼意思?「好的,我知道了。」在還沒想出個端倪來之前,她已經聽見安倍做出如此回覆。 怎麼回事?她看著那人結束通話,皺起眉頭在心裡揣測。 「那麼,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轉過身的安倍突然向她行了個不太標準的、也不屬於喪籠單位的禮。看著對方綻出的笑容,依然狀況外的她只好也跟著回了一個應該是警察單位的禮儀。 「第三小隊隊長後藤報到。」立正喊出,眼前深紅色的大門也隨著滑開。她放輕腳步走進霧白色地板的房間,然而經過擴音處理的地面依然發出偌大聲響。 「是後藤啊,這次的會議沒什麼特殊的事情吧?」房間裡坐在深棕色皮椅上的人笑著問,背後掛著一整片猩紅色簾幕,簾幕上大略可以看見喪籠的籠型標誌黑色地印著。 走到仿木製的辦公桌前,她習以為常地停在自己一貫站著的地方。「除了研究員們快要打起來以外沒什麼……倒是說到研究員,總司令,最新的那個命令是怎麼回事?」早些才拿出來證明身分的鍊徽已經別上,她語調不帶起伏地問。 「什麼啊?我不知道喔。」眼前這個職位高為總司令的中年男子露出了一臉疑惑的表情,反問著她開始裝傻了起來。 「就是首席研究員成為喪籠第三小隊附屬成員的事情!」她雙手撐上觸感如同真正木頭一般的桌面,對方的態度讓她不由得大聲了起來。「讓沒有實際戰力的研究員加入有什麼意義呢?」她瞪著眼前的人質問。 大概是知道在裝傻下去也沒辦法,被稱作總司令的人聳聳肩又攤了攤手,「這是高層的命令。」清了清喉嚨,雙手搭上座椅扶手的男人又繼續,「而且,當成醫護官也很不錯不是嗎?我查過了,那位首席研究員是位已經修完全科的高材生,這點小事難不倒她的。」 「上層的命令?」她懷疑地重複了一次,上司聳聳肩沉默地看著她。「但是,讓首席研究員加入喪籠,這種事情也太不合常理了。」知道不可能再得到什麼相關消息,她放棄詢問直接提出異議。 「這是命令,喪籠。」男人沉聲說道,不肯再繼續辯駁。 她立正站好沒再多說一句。要不是彼此有點交情,她的確不該問這麼多,不管是從喪籠下屬的角度,還是都聯政府統治下的一員來看。 「研究員加入當然是有意義的,關於這點,跟妳最新的任務有關係。」按了桌上的按鈕,仿木製的桌面中心滑了開後出矩形的螢幕,上頭顯示著一個人的照片與資料。「這個人類是一級要犯。」 她撐著桌面低頭細看那些資料,並在閱讀的過程中默記,「松浦亞彌,非法進行土壤私下交易……警察連這樣一個人類都逮不住?」看見上頭備註著『逃犯』的資料,她抬起頭問。 男人笑了,「她有打手,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就是她終於進化成為非人了。」察覺到她詢問的視線,男人笑得更開心,「被派去執行逮捕的數名警察全被打死了,是徒手。」 她挑了挑眉,點點頭,重新又看了一次過於平凡的資料,還有那張笑得無害的照片。 「說是這麼說,準定是那群廢物太沒用了……」男人聳了聳肩,臉上浮現一抹嘲諷的笑,「總之這次不得不借用喪籠的能力,妳真該看看安全防衛廳廳長親自來拜託的樣子,那傢伙還特地請求派妳出馬。」說到這裡男人忍不住笑了起來,低沉的聲音沒多久就被房間的牆壁吸收。 嘆了口氣,她知道這就是眼前的人太張揚後得來的下場,搞得好像全喪籠只有她一個人似的。「我知道了。」她無奈地應,伸手消去桌上資料。 「好好記著,這次是捕抓任務,全部要留活口,相關人士一個也不能殺。」她點點頭表示知道,男人繼續補充,「只能有一個人參與這個任務……當然醫護官這類不算在內。」 「後藤自己一個人?那麼知道是哪個海都了嗎?」光想到要在四十幾億人裡面找到一個目標她就頭痛,這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 「不知道。」男人攤著手靠回椅背,完全沒點總司令的樣子,「當地的警察單位怕丟臉所以隱瞞了很久,上報的時間早就足夠讓目標逃去一天行程的海都,低聲下氣來委託我們又是更晚的事。」提到這點,男人又露出笑容。 真是最糟糕的狀況,線索幾乎是零。她除了嘆氣外實在做不出其他反應,「我知道了。那麼就先告退。」她行了個禮,男人點點頭。 「等等。」在她才剛走出房間時,男人又出聲叫住,她回頭看去,對方兩腳跨在桌上一臉閒適地喝著飲料,「如果想先熱身熱身的話,就去把北部的輕工業海都清一清,上面好像有人認為那裡的人類太吵了。」 她皺起眉,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大門就又滑上,一瞬間只剩下暗紅色佔據整個視線。算了。她踏起腳步往第七小隊專屬的地方走去,有些事情不先交待給副隊長不行,接下來接了個人任務的她可能會很忙。 松浦亞彌……非法土壤交易,一級逃犯,徒手殺死數名警察。默念著剛剛得知的一部分資料,她邊思索著這項任務與首席研究員加入的關係。軍靴踏在特殊處理過的地板上依然響亮。 想起剛才上司的提議,她往右從通道透明的部份看出去,天空是太陽西沉的黃橙色。說的也是,稍微去活動活動筋骨也好……。她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