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沉靜

那個人的金髮很沉靜。當她看見博麗巫女身邊那個喊著だぜだぜ的喧鬧魔法使時,總會忍不住這麼想。 那個魔法使一點也不普通,闖進她們家的神社裡頭一砲就把她給擊墜了,趁她當時還來不及反應對方到底是日本人還是外國人、自己到底應該講英文、日文還是什麼奇怪方言的時候。 最後被狠狠地擊墜時,她腦袋裡浮現的卻是搬來幻想鄉之前自己領到的最後一張英文小考考卷,那上面有點慘痛的數字。 但也就是因為這個人,所以她才會看見那樣沉默而絢麗的金色。有點像是燃燒著的冷火,跳動著生命的光芒卻又寂靜得了無生機,不知道是新生還是將亡。每次看見她總想起幻想鄉外的那個世界,那個生命來來去去的平凡世界。 「就像アリスさん一樣呢。」她在森林裡的那個偏僻小屋裡頭,站在一排排端坐著的可愛人偶前低聲讚嘆著。房子的主人正在旁邊做著擅長而且熟悉的針線活,而她一個人沒有事做只好在旁邊打轉。 房間裡頭很安靜,像是在搬家之前沒有人來參訪的神社,悠閒的假日午後帶了點鳥鳴的寂寥。這種時候的太陽總是很溫暖,她通常都會停下打掃的工作,站在那裡接受上天賜與的溫暖。 神就在那裡,就算沒有人相信了依然如此,神就在那裏。她摸得著、看得見、聽得到。她能夠一起歡笑一起低潮,她被兩位了不起的神明陪伴著一起長大,即使整個立足的地方漸漸被世人遺忘。 自己是奇蹟之子。她因此懷抱著這樣的自滿一直到不久前,被博麗巫女和那個魔法使打敗的時候。自己果然還是普通人而已,幻想鄉有太多讓她產生這種自覺的人事物,包括眼前的這位手指異常靈巧的人形使就是。 她嘆了口氣,乖乖地坐到アリス旁邊的位置上等待。前幾天守矢神社大掃除,諏訪子大人不知道從哪個角落挖出了一個大紙箱,裡面裝滿了她很久沒見過了的東西,有些不光有點陳舊了、還有點破爛。丟掉是不可能的,充滿回憶的東西還是留著吧。於是眼前這位人形使正拿著的青蛙布偶就是一個、旁邊還放著剛剛處理完的小蛇布偶。 她拿起了吐著舌頭做得可愛的小蛇布偶端詳,看久了也覺得哪裡有點像家裡那位神明大人、另外一隻也是如此。一定是因為這裡頭充滿了滿滿的愛的關係,家裡的兩位神明平常在家裡也像是這些布偶一樣充滿了許多很可愛的地方。雖然貴為神明,卻會為了她做出許多不符合身分的事情,那樣的回憶太多了,腦袋幾乎都要裝不下。 摟了一下神奈子大人的分身,她滿足地笑了出來,但又趕緊收起不小心溢出的聲音。一旁的アリス戴著平常不會出現的眼鏡做著細微的工作,纖細的眉頭因為專心而不自覺地皺了起來,輕輕抿著的嘴唇使得不大的屋子顯得更安靜。她看著這樣的景象,思緒浮現的卻是家裡的神明興高彩烈地把布偶送給她的時候。 眼前的アリス是這麼樣的專注。她看著這樣的景象,想著這間小小的屋子裡頭端坐著這麼多可愛而精緻的人偶注視著這裡,客廳中間的這個地方,其中名為上海的、那個アリス最為重視的人偶,則在桌上幫忙遞送著需要的工具。 她不小心亂了呼吸的節奏,臉頰上有像是眼淚的東西落下。 然後她看見アリス轉過頭來,用著驚訝的眼神注視著自己。這個平凡且普通的自己,這個突然間像是有條線斷了的自己。 アリス沒有開口、沒有什麼表情,只是眼神裡透著驚訝地看著她。一切都還是那麼安靜,就像剛剛一樣、就像假日無人的神社一樣、就像這座森林平時的小徑一樣。 「對不起!」她急急忙忙地用袖子擦去眼淚,事情卻有點失控,她低下了頭一邊道歉一邊想止住難收的覆水。明明就是一段很好的時間,卻這樣被自己破壞了。「我只是覺得,アリスさん果然很喜歡這些人偶而已……」 「嗯。」一直保持沉默的人形使開口了,輕柔地應聲,符合著那樣像人偶一般外表的細緻聲音。「這些都是重要的孩子們啊,我當然很喜歡她們。」說著與幻想鄉傳言不同的坦率話語,アリス朝她遞上手帕。 「謝謝……」她接了下來,卻只是握住了白色的細緻布料,像是忘了手帕原本的功能。アリス又繼續開始手上的工作,而她看著對方精緻的面容不確定自己現在正想著的是什麼。 她以為那個黑白的魔法使跟アリス是很好的朋友。當時她去博麗神社想要勸說守矢神社分社增建的事情時,這兩個像是外國人一般的魔法使出現了,當時那個黑白不客氣地拿起茶點直接吃了起來,還向霊夢要了茶,而アリス則是靜靜地將垂落的金髮往耳後撥去,接受了霊夢正式的邀請。 「妳也別分社分社地碎碎念了,一起喝茶吧。」博麗的巫女這麼說,將端來的茶杯往她手裡塞。當時她腦子正在遲緩運轉著到底該不該對另一位金髮的魔法使說英文的事情,還有當初那個黑白帶給她的慘痛回憶。 因為那個魔法使的關係,場面很快地就喧鬧了起來,她也認識了第一次見面的アリス,並且瞭解到對方是可以以日文溝通的。對此感到放心的同時,她也見到了與初始印象不同,大聲地生氣、有著不同的激烈反應、與黑白進行著微妙對話的アリス。 從那時候開始,她一直以為這兩個人是很好的朋友,但後來偶爾來訪的她卻發現,アリス其實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比較多。每次剛好經過的時候,アリス總是一個人在家裡,沉默而專注地在桌前做著自己的事情。於是她知道事情顯然不是這樣的,隱約地、偷偷地。 「來,好了。」アリス的聲音突然響起,她看著眼前對方遞過來的、已經不光是修復而根本是整個翻新的兩個布偶,還有原本並不存在的小東西。「這個,是因為剛好有剩下的材料就做了,不喜歡的話可以丟掉沒關係。」アリス所說的,是一個可以放在青蛙頭上的黃色帽子、還有一個可以固定在小蛇身上的注連繩。 「怎麼會、謝謝。哇──好可愛……」她帶了點緊張地收下,恭恭敬敬用了兩隻手。看著在手心上的小配件呈現出的細膩手工,她忍不住讚嘆。看起來就像是真的東西一樣,與那些在架上的人偶們有著類似的感覺。 抱著跟新的一樣、又更像本尊了的兩個布偶,她端詳起了在アリス身邊忙碌的上海。跟其它架上的人偶一樣,上海也有著一頭柔順的金髮,與細緻的面孔,還有精細的衣服與緞帶裝飾。怎麼看都是照著主人的愛好打造的。 大概就像趣訪子大人總會找些青蛙相關的東西給她,還有神奈子大人也總會挑些有蛇在上面的東西給她的道理是一樣的吧。她看著自己頭髮上其中一個髮飾想,忍不住帶著滿滿的笑意。這些也是從無例外的事情呢。 這些人偶們一定也是這樣吧?像是被給予了自己的一部分一般。 「那個……アリスさん。」用著不知道為什麼異常端正的姿勢坐正,她下定決心似地開口,在跟不時很忙碌的上海對看了一陣子之後。 「嗯?」沉默的人形使一邊指揮人偶們收拾著桌上殘餘的布料回應。 「請問那個、可、可以給我嗎?」她指著桌上的人偶們好不容易才講出來,心裡想著如果被趣訪子大人聽到的話一定會被調侃,說早苗講這種話講得這麼緊張簡直就像求婚一樣,而神奈子大人可能會直接扛著御柱衝出來找人算帳吧。 「咦?上海的話、不可以。」拿掉眼鏡了的アリス一臉抵抗地說,還趕緊把桌上的上海抱進懷裡,害她緊張地搖著手辯解。 「不、不,不是上海。」只是不小心指到上海而已啦,她在心裡含著淚解釋。難得這麼慎重地請求了,結果卻是因為不小心的方位錯誤而被一口拒絕,還被像是壞人一般地提防了,讓她心情不禁有點複雜。「是其他的人偶,想說アリスさん有這麼多隻漂亮的人偶,一個的話可不可以……之類的。」她默默地嘆氣。 アリス只是看著她,什麼話也沒說,一直到她有點難過了,看向地板想著自己現在應該說些什麼才好,腦中的趣訪子大人在旁邊笑倒,而神奈子大人一臉早苗的貞操保住了的輕鬆樣子的時候,依稀有什麼從眼前冒了出來。 「她是昨天……才誕生的孩子,要好好對待喔。」眼前的人偶隨著アリス的聲音旋轉了一圈、提起裙子行了個禮,與アリス一樣的那頭金髮輕快地飛揚,帶著與主人相似的躍動光彩,有點眩目有點刺眼,但又有點低調而沉靜。 「啊、是,請多多指教。」她學著眼前的人偶行禮,卻做得有些倉皇笨拙。人偶兩手遮住了嘴邊,像是偷偷地不敢笑出來的樣子,像主人一般細緻的面孔悄悄的溫柔。 她轉頭看才發現一旁的アリス正輕輕掩著嘴笑著,是不帶嘲弄意味的、很難察覺的細微笑聲。與那個黑白在一起的時候不一樣的、不帶有任何激烈的情緒的、聽起來很安靜很安靜的。 沉靜得讓人不忍聽下去。她像是傻笑般地也跟著一起笑了出來,被抱著的上海不會困惑,整個房間好安靜好安靜。 她抱著小心地接下的人偶,與今天被人形使修復了的布偶回神社,一路上像是自言自語地隨興說著一些瑣碎的事情。那些關於她小時候的事情,關於她所尊敬的、信仰的兩位神明大人的事情,還有其他的、也許至今之前都想不起來的、那樣細微的小事。 「早苗、早苗──歡迎回來。」才剛看見神社門前的鳥居,趣訪子大人就跑出來迎接,一邊接過了她手中的布偶,一邊拉著她的手稱讚,「哇──果然好漂亮──」 「我回來了。」她只是微笑地說。 「歡迎回來。」跟著趣訪子大人走進神社的時候,神奈子大人站在門口看著她們說,帶著淡淡的微笑,用著成熟而穩重的聲線擁抱她。 她笑著重重地點了點頭,只能抱緊手中金髮的人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