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因為路邊那隻貓〈二〉

從後排位置衝到網前硬是向上拔起用力一個殺球,對面的人往前撲身卻依然來不及搶救。「十八比二十。」她手撐膝蓋喘著氣邊抹去額邊滲出的汗水宣布,然後在看見對面的人躺下後也跟著攤坐在地上。 「現在才第、一局……至少還有、還有五分勝負……」よっすい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從對面球場傳過來,到她耳裡的時候幾乎只剩下氣音,不過後藤目前也幾乎是說不出話來的狀態,「喂、ごっちん……還打嗎?」 總覺得肺快裂了、全身大概就算在這裡立刻散開也不稀奇,不過說起來把一個人當六個人用來守整個排球場的話,會累成這樣也是理所當然。 世界上大概只有她們兩個會做這種事情,這麼想著的她吞了口口水辛苦地向對面喊話,「是妳說要打的──……不是嗎?」結果到了一半還是堅持不下去。 「說的也是……那就是、我贏囉?」よっすい說完後又爬了起來,像是戰爭中受了重傷的敗將,拖著傷殘身軀來到她身邊,然後又再次一個大字倒了下去,彷彿地面是床鋪似的。 怎麼了嗎?知道比數對於今天這場比賽並不是重點的她,其實比較想問這個問題,但總覺得經過這樣的一場比賽之後好像已經不再需要。 也許是吵架了?但是跟誰? 「那就妳贏吧……啊、都忘了,等一下後藤還得抱著小貓單手騎車回去……」突然想起這件事情的她全身瞬間湧出一股無力感,這麼說來現在這樣的情況好像根本就不是關心他人的時候,帶著那隻貓就算她還有力氣單手騎車回去,但是要怎麼安全進入自己那間房都是個很大的問題。 「貓?」正當她垂著頭苦惱時,傳來よっすい帶了點疑惑的聲音,「啊~對對對……妳不提我都忘了,那隻在箱子裡頭的小貓是新寵物?可是,我記得妳那裡不能養吧?」 是不能養沒錯。她很想嘆氣,「今天早上不小心撿到的。」よっすい聽到這樣的說法後露出一臉過分吃驚的表情,看得她很想拿排球丟過去,不過現在真的一點力氣也沒有。 「撿到還有不小心?」坐起身來,よっすい衝著她發出幾聲詭異的笑,害她身上莫名一陣惡寒。「這麼乾淨又健康的……其實是誰給的吧?妳這傢伙快從實招來。」 不、等一下,雖然說這不能算是完全正確,但是這傢伙為什麼一下子就可以猜得這麼接近呢?她看著好友那臉不懷好意的表情,不自覺想後退地在心中提出疑問。 「就說了是撿到的。」她有點心虛的說,然後不著痕跡地避開よっすい那帶了點興味的眼神,雖然自己說的也是某方面的事實,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好像並不是真正原因似的。 幹嘛這麼大驚小怪?後藤以前又不是沒撿過動物!雖然很想這麼抱怨,不過知道現在如果反應太激烈的話反而會造成更糟糕的效果,她乾脆沉默地看著排球場旁邊那裝了小貓的箱子然後莫名地回想起早上那時候。 結果回憶才剛進行沒多久就被流行歌曲打斷,她轉頭看向正一臉疑惑地接起電話的好友。「喂?啊、ミキティ?我?我在學校啊。」打來的對象倒是在後藤的意料之外,她還以為是哪個學妹之類的人打來的,不過看よっすい的表情顯然也是搞不懂ミキティ打來做什麼。 大概是被問了『這種時間在學校做什麼啊妳?』這樣的問題吧,她聽見好友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回答,「天氣很好所以就想說跟ごっちん打場球算了……妳什麼時候對我這麼有意思?」 對於不管受過多少次教訓都依然敢這樣跟ミキティ說話的よっすい,她真的搞不清楚友人到底是純粹不開玩笑就會覺得難受,還是刻意想引來激烈的反應然後享受那絕對稱不上溫和的回報? 顯然是被掛電話了,她看著よっすい低喃一聲『糟糕』把手機揣回口袋沒有問什麼,只是用眼神表達詢問。 「之前跟那傢伙約好今天陪我一起去找打工,結果剛剛忘了……」搔了搔頭一臉困擾,よっすい拍拍褲子站了起來,運動過度的跡象經過剛剛這段時間早就已經看不出來。「好啦,所以我得走了,不然讓ミキティ再等下去她肯定會拆了我骨頭。」 嗯,這點她也認同,畢竟犧牲了睡眠時間被放鴿子這種事情,對於ミキティ來說這樣的罪狀,大概可以等價交換幾個狠勁十足的拐子沒問題。 「真可惜啊,沒辦法繼續逼問那隻貓的主人來歷了。」臨走前還硬是要這麼來上兩句,一臉惋惜的よっすい講完後立刻以百米速度逃跑,邊向她揮手,「掰啦──」雖然有精神很好,但這是不是太過了一點? 她無奈地起身,抱起裝著小貓的箱子把運動前脫下的外套掛在肩上,往不遠處的銀色腳踏車前進,途中小貓偶爾會從布中伸出腦袋用無法解釋的眼神看看她,不過已經碰了好幾次閉門羹的後藤當然知道這舉動應該是沒什麼友好意思。 沒有戴表,她單手捧著箱子從口袋掏出手機看了時間,總覺得剛才並沒有打多久排球,但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卻已經是下午了。她抬頭望,天空還是那樣陰沉的模樣,空氣中的溼度也沒有絲毫降低跡象,晚一點大概又會下雨了吧? 不過接下來要做什麼呢?她將運動外套綁上腰打算著接下來的行程。回去也一樣沒有事情做,而且剛劇烈運動完目前又睡不著,既然出來都出來了,倒不如打發點時間再回去好了。這麼打定主意的後藤思考了一會兒,然後牽起腳踏車抱著箱子往校門口反方向走去。 「ごっちん!」才沒走多遠,從操場跑道末端跟禮堂中間穿過而已就聽見自己的名字,她四處張望了一下,然後終於在有點距離的網球場方向看到一個人影,揮著手跳了幾下看她停住腳步後才跑了過來。 跑來的身影漸漸擴大,在中途她終於憑著平日累積起的印象認了出來,「梨華ちゃん。」她疑惑地看著快到了的對方,確認自己是真的沒有認錯人,「怎麼會在這?」 是因為才剛運動過嗎?還是做了什麼事?她總覺得剛抵達的對方好像有點喘似的。「咦、不會吧,ごっちん妳不知道嗎?我也在排球隊員裡頭的事情。」梨華ちゃん有點訝異地問, 啊、對喔,怎麼一下子就忘了這樣的事情,真是的,接下來可是要在同個隊伍一起努力的隊員啊,不好好記著是不行的吧。她在心中警告著自己,「啊、後藤知道,只是剛剛一下子忘記了。」 「這樣子不行啊,呆子後藤,才沒多久以前的事情吧?」梨華ちゃん聽了後忍不住笑了,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她只好跟著傻笑,「對了、對了,傷勢還好嗎?一定很痛吧?」對方一下子從笑容變成擔憂的表情害她有點適應不良,臉上的表情都還來不及跟著換。 嗯?她疑惑地想了一下,「什麼傷勢?」 「這個啊。」梨華ちゃん用手指輕輕點了點她的右邊腦袋,那個早上據說是被籃球砸到的部位。「當時我站得比較遠,不過可是看得相當清楚,れいな手上籃球咻地飛過來然後命中的那瞬間。」 真是糟糕,明明現在已經沒有感覺了,但是每次聽到有人說她都覺得頭又痛了一次似的。如果每個人看到自己都說一遍當時情況的話,那她至少還要頭痛個八、九次左右吧? 「沒什麼啦。」她笑了笑,覺得還是趕快換個話題對自己比較好,「倒是,排球的事情不是早就結束了嗎?那梨華ちゃん……?」她看了看,沒瞧見對方帶了什麼東西,所以也猜不出留到現在的原因。 「網球社最近也有自己的活動啊,所以就想說既然來了,那乾脆做點基本運動吧。」梨華ちゃん解釋,一邊扳起手指繼續下去,「柔軟度啊、耐力啊之類的不練習會變差吧?本來還想用甩濕毛巾的方法……不過總覺得那有點太超過了,倒是聽說種田可以訓練啦……」 她看著說話的對方莫名開始思考了起來,雖然平常兩人獨處的機會不多,時間也不長,不過跟梨華ちゃん在一起的時候,感覺跟與ミキティ或是よっすい在一起的時候完全不一樣。有幾次想過那到底是怎麼樣的感覺,不過到目前為止她還沒有想出來,用輕鬆這兩個字來形容的話,未免太淺薄了一點。 到底,應該把這種感覺歸類成什麼呢? 「ごっちん?人家還在跟妳說話,不要中途突然發呆啦。」話中突然岔出自己的名字,她回過神來看著眼前一臉『果然、真拿妳沒辦法』的梨華ちゃん,雖然其實是在想事情……不過算了,還是不要解釋好了。「倒是妳呢,這是什麼?」 這是什麼嗎……她看著梨華ちゃん所指的、自己手中的箱子,一下子很猶豫到底該回答這是箱子還是小貓。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這是個相當棘手的問題,回答哪一個都不夠好。 最後她做出決定,「裡面是小貓。」聳聳肩表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接下來她趕緊又補充,「公寓不能養……不過早上不小心撿到的。」有了よっすい打前鋒,她大概也知道會被問什麼,乾脆自己一次回答比較快。 「不能養還撿到,那怎麼可能是不小心啊?」梨華ちゃん一臉懷疑地看著她,而後藤只能在心中苦惱為什麼這兩個人抓的重點都一樣。「語病很大喔~ごっちん。」看吧,連這樣調侃的語氣也差不多。 「嗚啊、兩點了。」雖然現在直接把話題跳到時間上未免太明顯,不過她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方法可以輕鬆地擺脫所謂語病的事情。「後藤還沒吃午餐……」而且她現在是真的餓了。 「那一起去吧。」咦?她看向眼前答得相當迅速乾脆的友人,「我也還沒吃午餐啊,妳這什麼表情,能跟本美女吃飯是很幸福的事情,要心懷感激!」手叉腰,祥裝生氣的梨華ちゃん指著她說得很理直氣壯,她忍不住微笑。 「是,知道了。」她斂起笑容,立正站好回答。 「很~好。」而對方點點頭得意地露出一臉讚賞,然後突然噗哧一聲地笑了出來,「不玩了,走吧?我幫妳拿這個。」沒什麼不好的,後藤任憑梨華ちゃん取過她手中的箱子、挽上她左手。 「去哪?」看著友人問的她,正好瞄到小貓伸出頭來看她,不滿似地對她叫了一聲。歪了歪腦袋,她實在想不出小貓在不高興什麼。 「跟著本石川大小姐走就對了。」這麼說完後就相當豪邁地校門口前進,右手還被單車拖在原地的她急急跟上梨華ちゃん的腳步。「不過啊,穿著這身運動服能去的地方好像也不多。」聽見的她這才發現梨華ちゃん身上那看起來相當專業的運動服很眼熟。 到底在哪裡看過呢?實在是想不起來了,不過反正這也不重要。「那後藤的外套借梨華ちゃん吧?」她提出解決方案,然後在聽見對方的贊同後立刻解起綁在腰上的衣服。 「不過短褲就沒辦法了……算了,反正不明顯嘛。」途中,看著她動作的梨華ちゃん在旁邊自言自語,她怎麼覺得聽起來有點像某人的樣子? 將灰色薄外套遞出去,對方接過的一瞬間她突然想起來自己到底在哪裡看過這身運動服,「啊、是跟よっすい一樣的。」虧她們早上還打了這麼久的球,結果自己居然幾乎沒有印象。 梨華ちゃん愣了一下,然後邊穿起外套邊對她說,「在說什麼啊,ごっちん。要參加比賽的成員都會拿到的,也有妳的啊,只不過好像在あやや那裡而已,她本來早上就要帶給妳的。」 不、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決定了,ごっちん等一下要請客!」在她心裡想著剛剛那回答真正的涵義時,身旁的人突然一手指天地說出這樣的話。 「咦?!為什麼?」聽著那又突然振奮起來了的聲音,她想現在自己的表情搞不好一瞬間很像吐槽時的ミキティ也不一定。 「因為ごっちん說了不該說的話,這已經是最輕的懲罰了,別抱怨。」面對梨華ちゃん那一臉理所當然,她只好默默地接受這個對自己而言來得相當莫名其妙的制裁。 後藤到底說了什麼不該說的?一路上她怎麼想也想不出答案。 「義大利麵好不好?」從廚房傳來梨華ちゃん的聲音,她坐在客廳小桌前手撐著臉頰。從這裡可以看得見廚房裡人活動的樣子,低著頭的梨華ちゃん,大概正在切什麼東西吧? 「我都可以。」她回答,環顧了四周,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但還是會有種出乎意料的感覺。該怎麼說呢,梨華ちゃん住的地方比想像中還要再更簡單一點,雖說還是有些裝飾之類的東西,但是程度其實還好而已──雖然比不上ミキティ那種可媲美辦公室的地方。 下午兩點多快三點,這個時間對於午餐這種事情嚴格說起來,實在是有點尷尬的時段,尤其是兩個人在街上晃個幾圈後時間又更晚了,最後經過一番短暫的討論,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她這個原本應該是請客的人現在正坐在客廳裡等著被請客,總覺得有點微妙。 那就先欠著,以後有機會再還。梨華ちゃん是這麼對她說的,心情看起來很好的樣子。她個人是不介意啦,倒是平常一起出去的機會這麼少,拖太久的話梨華ちゃん自己不會忘記嗎?這種事情。 自己的隊服還在あやや那裡,這下子顯然要特別跑一趟去拿了吧?她一邊看著廚房裡的人神情專注地忙碌的樣子,一邊這麼想。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總覺得每件事情都有些奇怪。如果說到要拿東西給她,よっすい和ミキティ應該是最佳人選才對……。 怎麼回事呢……。喝了口進門後梨華ちゃん就端上的水,最後她的視線落在身旁裝小貓的箱子上頭。這也是一個令人苦惱的事情。想起小貓的安置問題還沒有被解決,需要煩惱的事情就這樣硬生生多了一項。 本來就是說會幫忙,而不是會帶回家養的吧?那到底是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啊?納悶的她無力地趴上桌面,而箱中小貓用著很不以為然的表情看她,然後跳出箱子開始隨意逛了起來,簡直把這當成自己家。 她看著那隻小貓像在視察似的,慢慢地在房間裡安靜移動,小小的腳掌踏著很輕的步伐,有著黑色條紋的尾巴在走路時偶爾會輕晃個幾下,腦袋不時轉來轉去地四處張望,看到感興趣的東西時就用盯著看或是小心地用腳撥弄。 蓬鬆的胎毛還沒退吧,因為這樣所以看起來就像是玩偶一樣的小貓其實很可愛。不過脾氣跟外表不符合的很大,這點讓後藤不知道該怎麼對待才好,雖然她也蠻喜歡貓的。 「好了喔~」是梨華ちゃん的聲音。趕緊爬起來的她看見對方正從廚房走來,手上端了兩個盤子。真的是餓了,光聞味道肚子就開始疼起來的她突然有這樣的體會。「茄汁海鮮義大利麵,嚐嚐看吧。」將食物放上桌笑著說完,梨華ちゃん又走回廚房。 聞到了味道的小貓跳上了桌,「需要幫忙嗎?」她拿著早就擺好了的叉、匙向廚房的人詢問,小貓這時張口吃掉她的一個大墨魚圈,「啊、你這傢伙!」絲毫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這時小貓在已經餓極了的她面前又吃掉一隻蝦子。 對面那盤不是也有嗎?為什麼只吃後藤的?!當然只是想想而已,這樣的話她是不可能會認真說出口的。 「好有趣,你們兩個。」梨華ちゃん笑著走了過來,手上端了牛奶還有看起來像是給小貓的食物。還能說什麼呢?她委屈地看著小貓把不能吃的蝦子尾巴丟回盤子裡。「好了,不要搶別人的。」像是幼稚園老師規勸小朋友一樣地說,小貓又嗅了幾下她的午餐,然後俐落地跳下桌。 為什麼又突然變得這麼聽話?未免太囂張了吧!這個傢伙。把蝦尾巴撥到旁邊,她用叉子捲著三號粗細的麵條,眼神有些哀怨地看那隻小貓安分地坐在地上,仰望梨華ちゃん手上的東西。 「來,這是小貓君的。」然後食物放下的那一刻,她看著那隻貓馬上就吃了起來,尾巴晃啊晃地好像很享受。 悶悶地跟著說完開動,她迫不及待地將剛捲好的麵塞進嘴裡,露出了滿足的笑容。雖然這麼說對梨華ちゃん有點失禮,但她現在餓的程度是不管吃什麼都會覺得那是人間美味的地步。 「怎麼樣、好吃嗎?」對面的梨華ちゃん期待地問,嘴裡塞滿東西沒空間說話的她只好大力點頭來表達。「太好了。小貓君顯然也很喜歡呢。」她順著梨華ちゃん的視線看去,的確,那隻貓挺捧場的樣子。 「那隻貓,面對誰都很安分,但就是很討厭後藤。」在吞下食物後的空檔,她用著很無辜的口氣抱怨。梨華ちゃん這裡也沒辦法養寵物,不然她覺得就把小貓留在這裡也挺不錯的。 「大概是因為很像吧?」跟餓得前胸貼後背的她比起來吃相悠閒多了的梨華ちゃん這麼回答,對此,叉子還在嘴中的她投了一個疑惑眼神過去。「ごっちん很像貓啊,不覺得嗎?」 從來沒有人對她說她像什麼什麼,頂多因為有著兔寶寶牙所以被說像兔子,關於貓的,說真的還沒聽過。她搖了搖頭。 「ごっちん的個性很像貓呢。」梨華ちゃん說,她看了看在旁邊那隻灰藍色有條紋的小貓。「相似的東西不是都會互相排斥嗎?搞不好是這樣的原因。啊、不過ごっちん有點太溫柔了。」 她喝了口水,「什麼意思?」對面的人看起來百無聊賴地撥弄著盤中食物,「梨華ちゃん,怎麼了嗎?」有點讓人擔心,她問。 「沒什麼。」搖了搖頭,但表情看起來完全不到可以讓人放心的程度。或許是看見她臉上擔憂的表情,梨華ちゃん笑了,「只是在想人如果也這麼簡單就好了,這樣排斥或吸引的事情。」 「誰?」平常都沒發生過這樣的情況,不知怎地就衝出口的字來不及收回來,她有些懊悔地低下頭乾脆認真捲起麵條。 「對啊,誰呢……」沒有回答也不算真的疑問,梨華ちゃん的聲音像是歌曲後面結尾部分一樣,慢慢地漸弱然後沒了聲息。臉上的表情到底是怎麼樣的,低著頭的她看不到。 旁邊的小貓突然叫了一聲,或許是因為接下來的時間她們都太沉默。 吃飽喝足的小貓很有精神,傍晚騎車回家的路上不斷在她手中的箱子裡動來動去,好幾次害她差點發生車禍,花了至少比平常多了兩三倍的時間才平安到家,這麼一趟下來所消耗的精力大概比中午的排球單打還多。最後在快到家時乾脆用走的她看著小貓很無奈地想。 因為很像……嗎?她看著那隻剛剛瞪了她現在則是走來走去的小貓,使勁想找出一些相像之處。該不會是態度吧?這麼想到的她一瞬間突然擔心了起來。 好悶。空氣的溼度從早上到現在都差不多,甚至還又往極限提高了那麼一點。隨時都有可能下雨,她沒帶雨傘和雨衣,小貓箱子裡的布遇到水也撐不了多久,她加快了腳步。 終於可以看見公寓前小空地的門口了,放心往前行近的她發現門前有個人影,仔細凝視了好一陣子她才發現整個景象跟早上幾乎是一模一樣,除了小貓現在在自己手中。那也就是說…… 這一步跨出去就只剩下不到十公尺。 果然,是那個女孩。後藤不自覺加快了腳步迎上前去,「呃……又見面了。」天啊,怎麼會有這麼糟糕的開場白,說出口的瞬間她自己都很想一頭朝旁邊路燈撞過去算了。 「嗯,對啊,又見面了呢。」還好對方完全不介意,反倒是笑得很開心地附和她打招呼,「啊──原來是妳帶回去養了嗎?」女孩好像現在才注意到,靠近指著她手中的箱子說,小貓從裡面探出頭來看著女孩。 這時候好像很難說出『不、其實沒有這樣的打算……』這種話,她露出有點心虛的笑容點了點頭。小貓從箱中跳上女孩肩膀,在女孩臉上磨蹭,發出了呼嚕呼嚕的聲音。 看著這一幕的她不知道為什麼,心情莫名的很複雜。 「你找到一個看起來就很好的主人了喔,幸福的小傢伙。」女孩將小貓從肩上抱下胸前,寵溺著摸著頭這麼對小貓說。不過她怎麼看都覺得這樣的人的溫言軟語和輕柔撫摸才是幸福的主要原因。 這隻貓的表情……未免太享受了吧?她看著眼前景象只有這樣的想法,突然覺得這世界有點不公平。 「對了、對了,なっち啊,是拿給小貓的東西來的。」晃了晃掛在手上的塑膠袋,女孩對她說,然後把小貓放回了箱子裡頭,還費了很大的功夫才把依依不捨的那隻貓成功擺回去。 「小貓的東西?」你賴這麼久,終於換後藤了吧?她帶了點不知道從何而生的得意看了小貓一眼,後者沒有理會直接鑽回布裡去。 「其實只是貓砂、飼料之類的東西而已啦,不過なっち怕小貓會無聊,所以還挑了幾個玩具。」女孩打開袋子給她看,邊指著裡面的東西邊說,就路邊的流浪貓來說,這隻實在是太好運了一點。「不過貓窩就沒辦法了……咦?」女孩突然抬頭往天空看,感到疑惑的她隨即了解原因。 剛剛有幾滴水滴打到她臉上。 終於下雨了。 連大腦都還來不及反應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她就已經把人給拉進公寓一樓的屋簷下了。別問她一手牽車一手抱貓又還可以拉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這個連她都沒搞清楚。 才幾秒鐘的時間雨就下得好大,像是要把今天蓄積以久的水氣一口氣爆發地釋放出來似的,要說這是有人站在高處拿水往下潑她都相信,公寓到門口之間的空地都被一層白色水花覆蓋。雨打在屋簷發出好大的聲響,幾乎跟打雷一樣。 房東好像不在,從這裡看得到一樓最旁邊的房間燈是暗著的,看來小貓今天可以安然偷渡到她家。倒是比起這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雨這麼大,妳要怎麼回家?」她問身邊看著雨勢的女孩。 「沒問題。」女孩信心滿滿地笑著回答,拿下了背在肩膀上的珍珠色澤包包,低頭翻找著什麼,「なっち有帶──……」她看著女孩持續翻找。 她沉默地看著女孩又找了一會兒,早就翻過很多遍了,除非那是個四次元空間袋,否則東西不可能找不到。 好像終於認命地放棄尋找,女孩一臉無辜的表情看著她,害她差點就要不由自主地道歉,「なっち忘記帶傘了……」又翻了翻,「也沒帶手機。」女孩補充,略微扁起嘴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太可愛。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很緊張,一定是因為外面雨太大或是那隻小貓又在箱子裡亂動的關係吧? 「不嫌棄的話,要、要不要來寒舍等雨停……」這是什麼文法,突然冒出的敬語突兀得像是路邊的佛像……路邊沒有佛像啦,只是個比喻而已。開始在心中胡言亂語,她看見對方猶豫的神情後連忙補充,「而且、而且我沒養過貓所以還有問題想請教!」語氣好像太強了,她心中湧出一股想哭的衝動。 「嗯,好吧。」不過依然沒有絲毫覺得奇怪的樣子,女孩笑著答應,然後微微鞠了個躬,「那就不好意思,打擾了。」她連忙也鞠躬,一下子忘記手上還拿著東西,差點把小貓了倒出來。 這樣進展好像太快了?心中猛然冒出這麼想法,她對這樣的自己一愣之後隨即否定。哪來的什麼進展啊?真是的。然後趁下一個想法又冒出來之前趕緊領著人一起上樓。 等電梯的時候後藤仔細聽了聽,外面的雨聲好像又更大了點,看起來顯然至少還會再下個一陣子才會停。 順帶一提,她以前曾經同時養過三隻貓。而且那還不是唯一一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