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失速

陽光照在吧臺上是橘黃色的那種,門上掛著的牌子被敲出一陣響,那個人從寫著暫停營業的門口走了過來,手拉袖子擦著汗,偶爾拉幾下胸前衣服搧風,動作以女孩子來講未免太豪邁了一點。 用吸管從內部敲了敲玻璃杯,坐在吧臺前側對門口的她不用看也知道那人一定又是這樣進來。杯裡黃色萊姆片在紅茶中被冰塊卡在中間,活像擱淺般地漂浮,她又動了幾下黑色吸管,顏色的衝突。 「喲,田中,我回來啦。」剛進來的藤本湊到她身邊搶去捏在指間的吸管,紅褐色液體瞬間少了大半,冰塊暴露在空氣中看起來很冷。「妳一個人坐在這發什麼呆?」藤本滿足地嘆著氣問。 「れいな是在思考。是思考,不是發呆好嗎?」她說,帶著沒有人發現的輕揚,然後其實藏著玩鬧與親暱地把藤本推開,「妳滿身汗不要靠過來啦,而且還喝掉這麼多!」她指著只剩一半的冰紅茶,杯子外的水滴凝聚在她指尖。 「有什麼關係,妳又沒動。」藤本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走進吧臺,「就算是冰紅茶這種東西也有賞味期限,更何況這是泡出來的。」脫下暗紅色防風夾克,白色的短袖因汗水而服貼,順著雙手一抬顯露出曲線。 「衣服都被拉起來了啦。」精細腰際露出的那一瞬她挪開視線,沒好氣地這麼說,捏著吸管一臉看似不耐。「外面熱成這樣?」就算是夏天,對方的汗流得也太過誇張。 「不是,因為本來感覺起來好像快下雨了,所以只好飆車去又回來。」藤本笑著說,一邊拉下被撩得半天高的上衣。她皺起眉晃了晃吸管,萊姆被壓得往下直沉。「不過客人訂的飲料都沒事,放心。」 重點不在這裡吧。她托著臉頰繼續蹂躪無辜的萊姆,看著桌上片片暖黃沒有回話,冰塊被敲得吭啷響。 她沉默的期間藤本不以為意地四處看,然後又探頭往後頭望,「田中,愛ちゃん呢?」藤本問她。 吸管刺穿了萊姆,她挑起眉晃了晃,看著黃色薄片慢慢從液面上沉下,中心散開然後變了形狀。「在樓上。」她終於說。 「喔,謝啦。對了……」藤本往別的地方踏出的腳步又回了過來,從褲子口袋掏出了東西放在她面前。是一片MD。她視線上抬看向藤本。「妳前幾天說過很好聽的那首歌,我可是花了好幾天才找到的喔。」藤本笑著拍了拍她的頭,然後這次真的慢慢消失在往樓上階梯中間的那片黑暗中。 桌上的MD片剛好躺在長方形陽光旁邊,差那麼一點點就可以染上那些溫暖被洗成黃色。 她看著上面貼著的標籤,黑色不夠娟秀的字體寫著自己不久前才說過、遍尋不著的那首歌歌名。她轉過視線看向窗外,這個角度理所當然看不見太陽,只有窗外過多的大樓。 她湊上在自己手中停留過久的吸管,剩下的半杯冰紅茶有些燙口。 杯中發出了已經喝完的聲音,吸管裡上不來的不知道是紅茶還是水又降落在冰塊間。喝太快了,她覺得前額一陣因為過冰而引起的頭痛,但只是拉過放在旁邊椅子上的背包。 沉默著的MD Player躺在暗袋中,她拉出黑色耳機線,銀色耳機塞進耳中被頭髮蓋過什麼也看不出來。她拿起桌上那片MD,停留了好一陣子才終於放進背包裡的機體中。 喀一聲關起的響音,她看著桌上暖陽,沒有按下播放。 有人從樓梯上下來,她聽那腳步聲就知道準定不是剛才進來的那個人。是高橋,從黑暗中現身於落日餘暉,她看著對方朝自己露出的笑容,不得不承認連自己都幾乎坦露臣服。 「れいな,午安。」高橋對她打招呼,而她點了點頭看著對方肩邊長髮曲度沒說話,只是啜了口早就沒了的飲料,換來一口冰水後的乾涸。 剛剛獨自一人的那段空白時間她自動省略,時間中的一個裂痕被某個誰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刻意填滿。按下手中控制器上的播放鍵,「愛ちゃん,好漂亮。」她說,音樂聲量調到了二十,幾乎震聾卻依然擋不住自己的嗓音。 「哪有,れいな又來了。」高橋笑著說,邊整理著其實不大亂的工作檯,從剛開始的靦腆到現在的習慣,這樣的對話慢慢變成兩人之間奇怪的某種模式,默默地像是什麼秘密。「還要嗎?」高橋指著她的空杯。 她咬起吸管點點頭,看著那杯邊水滴滑落在對方手上慢慢流下。這樣的景象看起來彷彿將要觸動什麼,她咬緊了吸管。耳膜被震得疼痛,樂音過於清晰填滿了帶點昏黃氣息的這裡。 高橋將從冰箱倒出的紅茶放回她面前,萊姆換了一片新的,看起來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心情不好嗎?」但怎麼可能什麼也沒發生過,高橋的聲音比耳邊旋律還要難以忽略,她索性關掉。 藤本不在這裡,她看著高橋,猜不出自己雙眼此刻可能流露出什麼。她伸手慢慢往高橋衣領碰去,最後停在應該是第二個的釦子上頭,「那個、釦子……扣錯了。」她說,沒發現自己的血液正在沸騰界線顫抖。 「啊!」驚呼一聲,高橋轉過身去重新扣過一次,然後才對她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接著依稀正要說些什麼。 好像為了替她們掩飾似的,店裡的電話響起。 她看著高橋接起最角落的電話,默默喝起了並不是自己最喜歡的紅茶。所剩不多的冰塊漸漸溶化,而她戳著新切的黃色薄片覺得這杯是不是有些太酸。才剛下午的太陽已經橙黃,卻遲遲不肯落下。 結束了通話,高橋開始做起準備,「外送?」她問。 「嗯,十杯奶茶、七杯紅茶,然後兩杯冰咖啡。」高橋邊回答,邊在紙上記下訂的東西,順便把地址和算好的價錢都寫上去。 「營業時間不是還沒到嗎……」其實也是店員之一的她不算埋怨地說,把MD Player塞進褲子口袋,然後妥協地走進櫃檯後面幫忙。 還好飲料都是早就準備好了的,光是分裝的動作其實很簡單也很快,把最後一杯倒好,她把飲料小心地放進塑膠袋裡墊好了的紙板上,高橋也一起放著,沒有交談的過程好像太安靜。 「這些,怎麼辦?」她指著很重的塑膠袋問,也許帶著一點刻意。外送一向是藤本負責,她沒說出的話高橋知道。 「我去吧。ミキティ在睡覺,還是別吵她。」高橋想也沒想地回答,拿起了藤本丟在一旁的夾克找鑰匙。「我去加件衣服,等一下開店就拜託れいな了。」她沉默地揮揮手,端過自己剛才只碰了一口的紅茶。 睡覺是嗎。她看著其實是紅褐色的紅茶,拿著的手連自己都沒發現地慢慢斜傾,杯中飲料全數被倒進水槽,畫出一道不規則弧度,冰塊互相敲擊打落發出了不小的噪音。 彷彿突然醒過來,杯壁先前流下的水漬孤獨地在桌上光照中偽裝太陽,她看著那圈後悔高橋是不是已經聽見。 「れいな……?」穿了外套的高橋回來,她握緊了手中空了的玻璃杯準備接受應該的反應,心底那陣慌在對方拍上自己肩膀時竄升至破表,然而高橋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地拍了拍,然後提起桌上那袋飲料對她微笑,「我出去囉。」 「愛ちゃん……」她無法克制,叫出跟那個人一樣的稱呼,想說些什麼卻又沒辦法,卡住的或許是那些道歉的話語。面對這樣的她,高橋只是溫柔地一笑置之,走出店外。 放下那玻璃杯,她用耳機塞起雙耳,坐在櫃檯旁的角落,怎麼也按不下播放的按鈕,音量卻開始漸弱直到近乎於零。一直在店裡徘徊的陽光開始少了生氣,她縮在陽光找不到的角落聽著什麼也沒有的聲音。 有腳步聲傳來,藤本從旁邊走進她視線範圍,然後踏著一點也不像是剛睡醒的步伐走向冰箱,拿了杯子倒了冰水。「好可惜……,其實很好喝的。」她聽見藤本說。 看見了嗎?還是聽見了呢?她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地看著那個端著水走過來的人,腦海中想著的卻是剛才高橋襯衫上那扣錯的釦子。 藤本拿著冰水蹲在她面前,她什麼也沒做,只是看著藤本伸手往自己臉龐方向。好像不斷後退被逼到死巷盡頭牆上,終於她開口。「愛ちゃん她──」 「我知道。」藤本說,手擦過她的臉頰穿過沒綁的及肩黑髮,輕輕取下她左邊耳機放進自己耳中,「外送對吧?」然後在她右邊坐下。 「妳有聽見?」她反問,沒敢看向藤本,深怕一個動作就會牽動起太多、驚擾起不該驚擾。口袋中的機器依然停止,手中的控制器安靜,但塞著耳機的右耳卻彷彿聽了音樂過久般地發燙。 「什麼也沒有放不是嗎?」這麼說著的藤本指著她手中的控制器,卻在她即將按下播放的時候制止。「這首歌很好聽卻太寂寞。」藤本這麼說了,但又慢慢哼起她今天才拿到的那首歌。 她閉上眼,放任地用全部去聆聽藤本的歌聲,讓自己所有部份都被每個音符、每個升降所牽動。既然是過於寂寞的旋律,為什麼還要唱出來。她沒有問,只是盡力假裝所有念頭都不曾竄過自己腦海。 但那終究是沒有辦法。「要準備開店了。」她準備起身,說出的話打斷了藤本輕唱到一半的歌聲。 「不用準備啦,田中。」手被拉住起不來,她看向藤本。「剛剛打了電話給店長,店長說今天下午休假沒關係。」對方拿下耳機這麼對她解釋,放開手露出了微笑,跟高橋不同的那種。 「這樣嗎……」她依然站起,不知道為什麼開始沖洗起自己剛才遺留在流理臺的杯子。「藤本さん是故意的吧?」好像掙扎許久,這句最終還是逃脫出來。 藤本喝了口冰水,「因為實在是太久沒有出去晃晃了,而且店長也說沒關係,這樣不是很好嗎?」她拿著乾毛巾擦乾手中脆弱的玻璃杯。 把擦乾的杯子放回原處,她邊說,這個姿勢剛好背對藤本,「不是那個,れいな是說外送的事情。」其實的確還有放假的事,但她沒說,因為多了這句她們之間的平衡就會傾斜得太過複雜,她知道。 「這沒有什麼故不故意吧,因為剛回來所以想休息一下而已。」藤本聳聳肩將手中剩下的冰水一飲而盡,然後站起來把空杯放進水槽裡,「這種事情沒什麼大不了的啊,田中小鬼。」 她面對漆黑的廚櫃緊握住了把手,裡頭反射著微弱光點的杯子排列得太過整齊,「什麼沒什麼大不了,妳和高橋學姊在一起不是嗎?」連自己都沒想到會就這麼說出口,話說了後她才思考自己是否該後悔。 一瞬間藤本的沉默很嚇人,店外街道上的喧鬧聲終於被聽見,她這時才發現自己脫離這個世界已經太久太久。「所以說,那樣的事情又怎樣呢?」藤本這麼問,語調聽不出帶著什麼意思。 又怎樣呢?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說些什麼、還能說些什麼。那些本來就不該說的,於是沉默就這樣蔓延,彷彿對峙的氣氛隨著時間過去緩緩升起,最後終於要淹過所有,宛若即將挑起戰爭。 依然是那樣附帶著牌子敲擊聲,店門被打開。 「咦?怎麼了,不用開店嗎?」剛回來的高橋帶著外面的世界一起歸來,她轉過頭看去,一下子想不到該說什麼。 「愛ちゃん。」她看著藤本露出笑容迎向高橋,緊緊地抱了個滿懷,「今天下午放假,店長說的喔。所以一起出去吧?」 音量二十五地播放,她確認了自己除了那首寂寞以外什麼也聽不見,於是放心地笑了,從吧臺內側抓起對面椅子上的背包,然後往外小跑步離去。時間沒有長到足以放開,藤本這個方向背對她,高橋的嘴對著她開合似乎挽留。 「好好玩吧,愛ちゃん明天見。」她對高橋笑說,加快了腳步離開,踏出門前她回頭看見那個高橋的情人皺起眉看來。 藤本特地替她找的那首歌不斷在耳邊播放。 她從那家店逃進更寂寞的世界。 並沒有做到那個諾言,她接連好幾天躲在家裡二樓自己的房間彷彿消失在這世界上,期盼用這些時間撐起歪斜傾圮的這端。 但她得到只有外界不斷侵擾。擺在一旁桌上的手機平常響的可能性少得可憐,光今天卻已經響了不下十次,而這已經不是第一天。靠著其實是衣櫥門板的那面而不是牆,她坐在房裡地板上看著手機螢幕散發冷光,幾乎要比從窗簾間闖進的光照還亮。 會是誰打來的,其實她早就知道答案是高橋,那個她所呼喚為愛ちゃん。她早就知道,「ミキティ。」於是她說。 「ミキティ。」她唸著這個自己從來沒有說過的稱呼,聲音好像跟著不屬於自己,連同那些亂了的節奏在胸膛中燙人。 高橋、高橋、高橋、高橋、高橋……。未接來電中不管怎麼按都只出現這樣滿滿的相同畫面,她往下按得迅速直到數字從一又跳回最後七十九,而她眼中所反照依然還是那些高橋。 手中機體『嗶』的一聲。 然而她走向床邊從背包中拿出MD打開,倒在床上戴起耳機讓自己掉進藤本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溫柔,強迫自己聽著那樣的欲言又止一遍又一遍忘了時間,直到窗外傳來震耳的雨聲。 雨聲幾乎蓋過了耳邊歌手特有的沙啞嗓音,把原來的低穩沉厚打得波動,她聽著這樣的混音想起那天藤本最後看向自己的眼神,還有高橋。外面的雨慢慢把高橋的輪廓洗了出來,一點一點滲進她。 她跳了起來急急忙忙地捧起手機,彷彿在飢寒交加之時看見食物。 那封剛剛她刻意不肯打開的簡訊上寫著等待。 她什麼也沒帶,連衣服也沒多加只穿了件短袖上衣就衝出家門。 趕去簡訊中那個熟悉的地點時,她想起高橋好久好久以前曾經對自己說過,依然是在她們打工的那個地方,同樣也是有著昏黃午後陽光的寧靜時刻。 那時候的高橋還是一如往常整理著工作檯,在斜照進來的陽光裡低垂視線淡淡笑著告訴她:在れいな還沒發現我的時候,我就看見れいな了。 她聽了這樣的話只是也低下了頭,看著桌上杯腳旁的水痕吸了口過冰紅茶引來頭痛,什麼也沒說。 迎著風雨滴打人更疼,她瞇著眼在過大雨勢中依稀看見校門口前面的身影,彷彿即將被那些水珠沖刷掉的存在。在階梯前她抓起後面夾著的雨傘,拋下腳踏車往那個人面前跑去。銀色腳踏車失去光澤躺在地上車輪空空地轉。 「れいな、那樣很危險!」幾乎是跳了車的她跑近途中,模糊看見站在雨中的高橋一臉擔憂,語氣裡難得地出現了那麼一點指責意味。 而她什麼也沒回應只是迅速撐開了傘,手筆直地伸出替對方遮雨,自己卻站在遮掩範圍之外。「為什麼要站在雨中?這樣會感冒的。」她說,雨沖刷著她彷彿要打穿出洞。 高橋笑了,還是像平常一樣溫柔的那種,她沒有轉開視線,卻幾乎要不由自主地後退。「因為,還以為れいな不會來了。」高橋看著她的眼睛說了,沒有任何責怪在裡頭。 「不會不來。」刻意遺忘自己不開簡訊、不接電話,她彷彿誓言地說。渴求似地看著對方的眼底,在那之中尋求著什麼。「怎麼可能會不來。」她又說了一次,過於強烈的用語。 而高橋對此什麼也沒說,只是保持著那樣的微笑。身邊的雨聲好像已經把所有該說的話都說完,風吹得她刺痛,她依然在大雨中替已經淋濕了的對方拿著傘,姿勢決心得彷彿保護自己最重要的東西。 雨一直下,雨一直下,她幾乎從那之中聽見哭泣的旋律。 高橋往前靠近她,疼惜地撫上她的臉,彷彿在安慰一個孩子,而她只是動也沒動地看著對方,那泛起了某種情緒的表情。 「れいな……」高橋輕喃。雨打在她們兩個身上什麼也洗不去,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侵蝕。 她拿著傘的手無法控制地輕晃。 「ミキちゃん很喜歡妳。」捧著她的臉龐,高橋告訴她,那雙墨色眼裡透露出的是不是悲傷。「れいな,她很喜歡妳。」高橋聲音中那隱約的顫動,是不是因為雨勢的關係。 她再也支撐不住,一把抱住高橋,彷彿是撲進懷抱那樣卻又好像是將對方攬向自己。原本被拿在手中的傘掉到地上,聲音被雨蓋過。她抓緊高橋背後溼透了的衣服,被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打得疼痛。 「れいな在這裡,愛ちゃん。れいな在這裡。」她感受到透過濕冷衣物傳來的不只是對方的體溫,不管怎麼樣緊抓住都止不住對方的顫抖,高橋的手扣住她的背,收得像她的那樣緊。 「れいな在這裡──……」她在不斷落下的水中大喊,卻如同聽不見對方啜泣那般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只有雨聲,雨聲持續著,而她什麼都聽不到,除了她們之間的那個什麼坍毀的聲音。 雨下得好大。 雨一直下。 她有一片MD,是聽了最多次的、除了她自己以外沒有人知道的。 雜訊的聲音。 『喂,田中,妳在幹嘛?』 『嘗試錄音功能,這個麥克風是不是沒有接好啊?』 『我怎麼知道,我的又不是這種……』 『不是有說明書嗎,れいな?』 『那個太多字了不想看啦。』 『那就隨便錄幾句話進去試試看嘛妳。』 電話的鈴聲。 『我去接電話,這種事情的幫忙就交給ミキティ吧。』 『什麼啊,就說了みき也不知道要怎麼用啦──』 短暫雜音。 『那麼,藤本さん,為了試驗就對著這裡講一句話試試看吧?』 沉默。 『田中。』 雜音。 『我愛妳。』 喀。 機器停止運作,但這次又坐在房間角落的她沒再按下播放鍵,房間的安靜就像當時之後的那段時間,除了窗外依然不肯停歇的雨聲。 已經晚上了,剛到家不久的她只換了衣服,濕漉漉的頭髮還滴著水,身上剛換好的乾爽衣服又被濕了一圈,水滲過衣領順著身體滑下的感覺其實不是很舒服,但她回來後只是不斷聽著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曾經,重複再重複。 反正家人都出去吃飯了,所以現在也沒有人會管堅決留在家裡的她。沒胃口的她最後還是下了樓,坐在客廳打開電視拿著遙控器隨意轉台,連髮梢的水滴在椅子上也不介意。 看著電視上顯示的台數一個一個跳過,她的思緒中只剩下飛快掠過身邊的景物、像是子彈一般的雨水,還有,躺倒在地上空轉的車輪。 一圈一圈彷彿轉著傾斜,然後最後就是她聽見的那聲坍塌。 客廳的電話響了,鈴聲在此時聽起來有點刺耳,混著外面雨聲的感覺太過熟悉,她把電視音量轉大祥裝沒聽見,但那聲音怎麼樣也無法掩蓋,終於她挾帶著莫名怒氣一把抓起話筒。 『對不起,請問田中れいな在嗎?』是個沒聽過的聲音。 藤本的朋友告訴她,藤本和高橋出了車禍,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雨天視線不良路面又過滑,不過最主要的是因為藤本超速,為了閃避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在高速中強行轉向,煞車失控、輪胎打滑與對面車道的小客車撞上。 對方是房車,裡面的人當然沒什麼事,但坐在機車後面的高橋被緊急送進醫院,而應該算是肇事者的藤本肋骨之外雖然還有其他地方骨折及大小傷,至少都不是非常嚴重。 高橋還在急救,她在醫院找不到藤本的身影。 醫院的藥水味很重,嗆得她幾乎快不能呼吸。她緊握著拳頭想止住從心裡散出的那份顫抖,恐懼在空氣中鼓動。れいな在這裡,自己曾經這麼說過,她還記得那時候環住自己的溫度。 不知道是怒氣還是擔憂的力量將她推了出去,招了計程車之後並不是趕去藤本家。她對司機說出那個藤本將東西交給她、高橋總是會端杯冰紅茶放在桌上,而且有著昏黃太陽的地方 街旁的霓虹燈被窗上水滴映得變形,她在玻璃窗上看見自己跟著不真實的倒影,一滴水從窗上的她臉上滑過,她閉起雙眼想起高橋端給她最後一杯紅茶的酸味。口袋裡的手機一次也沒響。 到的時候,她看見藤本蹲坐在店門口的臺階上。 「對不起,田中。都是我的錯。」藤本在她走到面前時發出聲音,聽在耳裡與以往比起來太過脆弱,讓她不知道為什麼皺起了眉。「對不起……」 她沉默地看著眼前的藤本,背景般的店面全黑著沉默,原本停在旁邊的機車已經不在了。她深深吸了口氣,耳邊響起藤本曾經哼過的、她喜歡的那首歌,在現在這樣的時刻聽起來果然太過寂寞。 「為什麼?」她沉默許久才問出這樣一句,卻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問什麼。 「因為是很重要的人,不是嗎?」面對她不清不楚的問題,藤本只是這麼回答,彷彿聽得出被她省略掉的那些。「因為是很重要的人……」將臉埋入雙手,藤本的聲音溶解在雨中。 因為是很重要的人。她聽著這樣的話突然間很想哭。 「現在……去醫院。」她說,沒發現自己其實已經哽咽,藤本抬起頭看她,視線裡有著驚訝,「我們現在去醫院,現在就去。」她又說了一次,站起身的藤本在她臉上抹去什麼也沒有。 「田中妳,對愛ちゃん來說,果然很重要不是嗎。」喃喃自語似地,藤本笑了,從來不曾有過的那種。看見了的她一把搶過藤本剛從口袋掏出的車鑰匙。「我不能去。」藤本說,卻自己坐進旁邊車的副駕駛座。 「れいな來開。」坐上駕駛座的她彷彿回答似地說,熟練地發動了車子,鑰匙碰撞得喧鬧,引擎的咆哮聲聽起來像是不安,藤本轉頭看向窗外。 「田中。」行進間藤本面對著窗外開口,這個方向她看不見對方的表情。「其實我沒有那麼喜歡冰紅茶。」 她沒說話,方向盤一拐轉上山路。 其實她也不喜歡,高橋大概也不喜歡。只不過她們可能都認為這是其中的哪一個人的喜好。她莫名回想起從中變形扭曲的萊姆和自己總是被搶走的吸管。 那天她倒掉的到底是什麼。 左邊峭壁下是海岸,右邊是山,黃白色的大燈沿著略窄山路蜿蜒,擋風玻璃上出現了水滴,天空飄起毛毛雨。藤本把窗子打了開,風從窄縫擠進來撲得她一身沉寂寒氣。 時速的指針在七十左右擺盪,背對她的藤本哼起了歌,是那天她坐在吧臺前拿到的那首。是她喜歡的歌。她打開身旁車窗,風聲卻蓋不過藤本的嗓音。她想起高橋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不能愛妳,れいな。」到了一半藤本突然說,難得地叫了她的名字,語氣就像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但我可以跟妳一起死。」 聽見這樣的話她不禁笑了出來,「那有什麼意義。」 沒有回答,藤本繼續哼唱起剩下的部分。她聽著所剩的寂寞不自覺地咬緊下唇,最後皺起眉用力踩下油門。 黃白色車燈在山路上劃出幾道失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