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她們慢慢地走著,世界好大好大
關於部落格
──私人地盤,同人性質有,請慎入。
  • 124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Hush

她們不斷奔跑,粗重喘息在黑夜中散化成誘惑,吸引追蹤的腳步流淌著唾涎嗅來,夜空是吸取了所有顏色那樣的深沉,連帶著星辰與月,吞噬掉白晝殘留下的溫度。 街道爬蟲類似地滑溜延伸,彎曲在看不見的盡頭,中央斷續的線條扭曲蠕動,一次又一次被呼嘯而過的重輪壓得掙扎,載著腐臭黝黑的不明物體,咧嘴尖叫的車輛沿途互相追撞著行進。 霓虹燈拼成招牌攀附在建築物表面,訕笑著等待撲擊時刻,變形吶喊的大樓彼此叫囂出剩下的秒數,轟笑著扯開嘴噴出泥水般濃稠液體,裂痕隨著狂笑聲在世界攀爬,屬於沒有人的氣息在躁動。 人行道在後方坍方後又冒出,來回行走的人若無其事地漠然繼續當著自己,她奔跑,穿梭在街道上不知道究竟去哪裡才好,汗滴散落在空中蒸發成瘴氣呢喃,夜幕下的追趕,路人的身體在被她穿過後變得透明而迷茫。 公路顫抖上升成了高架橋,肉塊似的帶狀物在橋下流過邊發出摩擦聲,黏膩的突起物鼓起又下降彷若呼吸,猥褻的聲音幾乎蓋過空無一物高架橋上的喧鬧。安全島在咀嚼從地上爬出來的不明掙扎生物,牙間摩擦,骨碎。 誰發出的尖叫?在寒冷的空氣中發抖著消逝,逐漸變成一抹散去的虛弱白影,黏附住視網膜抹殺掉所有視點。身後沒有追蹤者的足印與呼息,那些惡意全部擴散在所有的存在之上,逐漸靠近。 收縮,擴張,世界在殘喘,她逃。 她逃,她逃,她逃,她逃,她逃── 慢慢地攀爬,漸漸地延伸,那些所有在這世界被認可為正常的,所有那些,張嘴露牙大笑著準備侵蝕。狂亂的車輛在高架橋上蛇行奔馳,卻發不出刺耳的叫聲,透著暈黃光線的路燈正在上下擺動,興奮地渴望搥碎什麼。 無限延伸到世界的另外一端,奔跑不到盡頭的高架橋晃動得發出巨響,水泥碎屑四處噴濺,裂痕蔓延,街燈成排扭曲搥動,打碎一盞又一盞暈黃的柔和燈光,漸漸斷裂在摧殘的動作中,從遠處一根一根,死在地上。 電話亭無辜獨站在路邊,臍帶似地電話線在淌血,連結著在地上垂死爬動想拉段牽連的話筒,接聽的那端不斷發出掛斷聲,一聲一聲如同震齒啃咬。亂竄車輛互相猛烈碰撞,尖笑地發出哀嚎,狂亂解體在四散零件中,爆裂成一片火海,燃燒正肢解生物的安全島。 她在哪裡?她跑。 她跑、她跑、她── 她看見她。 『咦──只剩十分鐘嗎?!』 『等一下、我的鞋子跑哪去了?』 外面隔著門板的喧鬧。 日光燈在天花板上安分地照亮整個房間,她看著那個人的臉龐在上方,沒有冒冷汗也沒有大叫的自己躺著。我是誰?她腦中茫然地浮現這樣一個問題。 田中麗奈。女。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十一日生。 「妳睡著了。」那個人對她說。 二的十次方是一零二四。紅色加藍色是紫色。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 沒問題。她默背出一些平常應該要知道的事情後這麼想,看著那個人。 很平靜的表情,平常總是看見的那樣,然而她注視著卻想起剛才的世界,吞噬掉她、她們的那些存在,那些迷亂與那些瘋狂。 「我會保護妳。」她說。 那個人沒說話。 「從這個世界。」她接著說,真的、真的這麼認真。 面對她專注異常的眼神,那個人笑了,伸手輕拍躺在自己腿上、原本還睡著的她,帶著點不只溫柔。 還有十分鐘。 她在正常的燈光下閉上眼,隨著剛剛的那幾下輕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